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悟

赣鄱“神禹” 传奇(三)——西山修道

发布日期:2022-07-06 08:57 信息来源:朱燕红 作者:《江西水文化》编辑部 浏览次数: 字号:[] [] []

《逍遥山万寿宫志》载:(逊)访名山、求善地,为栖真之所,得西山之阳逍遥山金氏宅,遂迁徙居之。日以修炼为事,不求闻达,然孝友之风骎骎化远迩。“善地”出自老子《道德经》,指适合的地方;“阳”是方位词,指山的北面;“骎骎”本意为马跑得快,在这里指传播得快。这段话说的是,许逊从吴猛处学道归来后,采访名山,寻求适合修道隐居的地方,得到了西山山脉北面逍遥山金氏的宅院,于是举家迁徙到西山金田村,专心修炼,不追求名誉和地位,然而他孝亲爱友的事迹传播得很快,远近皆知。

天地是万物的客舍,光阴是古往今来的过客。江山风月,本无常主,有心者便是主人。

许逊拜师吴猛学了七年之后,通心脉、健身体,炼丹药、驱邪气样样精通。公元274年,他顿首拜谢师父,辞别回到益塘坡许仙村家中。频繁战乱,许仙村住满了南迁的人,不再是许氏家族刚迁居时人烟稀少的光景了,加之许仙村地近豫章城,许逊祖母家又是世代官爵,人来车往不绝如缕。为摆脱尘世的烦嚣,潜心修道,许逊决定另寻清幽之处。

当时有一人,姓郭名璞,原是中原人,因战乱躲避至江南。许逊听说郭璞深谙阴阳风水之道,于是满怀敬意去拜访他。二人同是中原南迁故人,初次见面就有着莫名的亲近感,于是许逊将自己想求修道之地的虔诚愿望告诉了郭璞。

郭璞看了看许逊的气度,惊奇道:“先生仪容伟秀,骨骼清奇,看起来不像尘世中人。富贵之地不适合先生居住,适合先生居隐的地方只能是神仙之地。”

许逊听闻既高兴又担忧:“昔日吕洞宾在庐山修道,最后成仙,鬼谷子在云梦泽修炼,最终得道,今天难道还有这样的吉庆之地吗?”

郭璞捋须道:“有肯定有的,只是需要去寻找罢了。”

于是二人收拾行囊,一起去采访名山大川。

二人过历山,溯丰水,行过九江郡庐山,到访上饶鄱阳,经过山水秀丽的宜春梧桐山。在郭璞眼里,这些山川形胜都不适合作为许逊修炼之地,只可当作往来游寓之所。于是二人继续前行,渡过章江,登上西山,攀岩肖锋,向南眺望,但见冈陵起伏,赣江如带,林木葱茏,自然好风光映入眼帘。伴着造物主鬼斧神工的美景,他们循着肖峰蜿蜒的小路,穿过林莽山谷,到达逍遥山也就现在的西山镇。

雨水吻过天际,初夏的西山苍翠秀美。炊烟袅袅,田园如画。郭璞和许逊站在高处,只见山势嵯峨,峰峦突兀,青龙活泼,白虎端正,护沙圆净,朝水弯环。山上有苍郁的虬髯美松,山下有翠青的凤尾修竹,山前有柔软的龙须嫩草,山后有古怪的鹿角枯樟。郭璞感慨“这就是我们堪舆家眼中的飞凤饮水之地啊!”他不顾荆棘,拉着许逊一路小跑到山麓之下,前观后察,左顾右盼,选择一个坦平之地,将罗盘指针摆好,定准方向,抚掌大笑道:“我相地多年,从未看到过这么好的地。若是求富贵,则有起歇;若是居隐修道,大合仙格。”

“看这山势冈阜厚圆,位坐深邃,三峰壁立,四环云拱,内外勾锁,没有一处不适合修道的。”哈哈哈……笑声回漾在山谷中此起彼伏。

“大凡相地也要相人,我看先生表里内外与此地正相符合。况且西山属金,以五音来论,先生的姓氏许,羽音属水,金能生水,与长生之道相合,舍此地无他往也。但不知道这块地是谁的?”

话音刚落,旁边一樵夫停下手中的斧子,说道:“这块地是金长者的家业”。

许逊听闻,很是高兴:“既是称呼‘长者’,必是一个善人。”

说罢,二人向樵夫打听金长者家住何方,樵夫指着山下一个端端正正院子,说道“那就是金长者家”,于是二人沿着山间小径直往金家走。

一处干净宽敞的院子坐落在山谷开阔之处,修长的竹叶簇成了团,含蓄的表露了居住者的秉性。

“在下郭璞,许逊,特来拜访金长者。”

听到家童禀报,金公欣然出迎,“两位朋友,从何处来?所为何事?”

郭璞答:“小人姓郭名璞,略微知道点阴阳之术。这位朋友叫许逊,想求一个栖隐修道的地方,偶然采地到贵处,正合仙格,想买下作为修道之处,不知道尊者肯否慷慨出让?”

不曾想庄主金翁是一位慷慨好施的慕道老人,听说是要置地修道,他毫不犹豫的向许逊表示,愿意让出桐园土地供许逊安家。“只怕此地偏小,不能够作为许先生的修道之处,如若不嫌弃,我想把寒舍薄地数亩赠与先生。”

许逊高兴地问:“敢问定价多少?”

“大丈夫一言,万金不取,恕老朽愚笨,平生不立文券。”

说罢,向许逊索要铜钱一文,从中间劈开分为二,自己收一半,一半还与许逊。

许逊扣头拜谢,三人分别而去。

就这样,公元274年的秋季,许逊携带老母妻子及数十口家人从益塘坡许仙村正式搬迁到洪都西山金田村,开始了一边养殖种地,一边潜心修道的生活。

当西山遇上许逊,那是一种文明的邂逅,当许逊来到西山,那是一种人生的涅槃。

阳和启蛰,品物皆春。清少纳言说,行走在天地间,有意味的事之一便是三月寻访。沿着宽阔平坦的320国道,从南昌市出发西行约30公里,便到达了举世闻名的道教名山——逍遥山。逍遥山按照《郡志》,在豫章城池的西面,以赣江为界,隶属新建,山总称为西山,脉系来自奉新华林山,起于虬峰,转梧桐岭,道家称为第四十福地。

在西山万寿宫净明道研究室副主任冯振勇道长的陪同下,我们登上了许逊在西山修道时炼丹的九龙山。冯道长告诉我们,许逊迁居西山后,选择了在九龙山炼丹,至今还留有好多他炼丹的渣子,附近村民常能捡拾到,其中有一种响石子,摇之有“瑟瑟”作响的声音。

久雨初晴,连同植物都是雀跃的,一畦畦的菜地被开挖成梯田状,如女子的发髻点缀着鲜绿的头饰盘上了山去。笔直的树,一丛丛挺立在春风中,那姿态有如钟楼又如佛塔,微微暖暖的风一吹,仿若十指含胸就能听见他们的悲悯。岁是初春,但鹅黄之间,总有一种引力,诱人时时抬头看向那些树。看树,莫不如说我想看的是和这些树连接在一起的大地与时空,希冀穿越树木的年轮去探析1700年前的故事。

早在许逊师从吴猛之时,七年的学道生涯中,师徒二人不仅坐而论道,而且起而行道,常到江南各地传道。当时豫章东吴当权,政治腐败,鱼肉百姓,许吴二人想尽一己之力,有意在豫章传播道文化,用道家思想,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之术救治郡地百姓。他们游历西山,在西山洪崖山设坛,祀奉日月星辰。

为何选择西山设坛?这与一则传说有关。传说远古时期,江西为苗民部落所居,黄帝征服九黎、震慑三苗。黄帝之臣伶伦隐居洪崖山修道炼丹,以黄钟之管、乐音化民。伶伦本是中原人士,不辞千山万水,由黄土高原来到西山,在还是一片原始森林的西山隐居,凿井汲水,炼丹修道,骑鸾驾鹤,吹起他从溪谷找來的黄钟管,倾听山林间鸟的鸣声, 校正他的音乐律吕创作,尝试以礼乐教化民众,最终得道。

后历春秋战国,经两汉,到许吴生活的时代。江西由于长期以来处于吴头楚尾,开发程度低,文明程度较低,在当时乃是一片“蛮荒之地”,巫风盛行,到处流传“郡土多山川鬼怪”的谣言,加之分裂与战乱,百姓十分疾苦,思想封闭愚昧,于是吴许二人想寻先人的足迹,借助先人的名声在洪崖山设坛宣道,将道文化传播开来,以改变郡地落后的民俗,为“远近所宗”。

此番再次来到西山,在此地隐居修道,许逊感慨万千,似乎是人生的一种宿命。西山山脉,山连着山,山与山之间,小溪觅觅流淌。他想起师父吴猛的话“你还须经历一段尘世的磨练才能真正一心向道,也才能修得正果。”七年和师父的朝夕相处,师父的悉心教诲如同一首首悦耳的歌,在他耳畔时时回想,师父在那么艰难的处境里,救人危难,兴利除害,和权势斗争,在自己一片纯白之际,将所学精髓悉数传予,想到这些许逊不禁泪流满面。站在曾经和师父一起设坛的地方,忆起当初和师父论道谈及体道修道的本质,师父告诉他修道不仅仅是要追求自身身心的健康与长寿,更重要的是要济世成道,教导世人更客观、实际地面对现实,继而再积极寻找改善和改变的办法,不消极,不逃避,坚守忠孝、和善,做好自己,帮助他人,和谐共处,从而让生活更美好。

山林中的涓涓细流向着低处逐渐开辟出更宽广的世界,穿村绕户,去向了人们无法涉足的远方。许逊感觉一汩汩暖流在心里流淌,他暗自下决心要将在师父处习到的道家武术和医术发扬光大,普济众生。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道”的尊高和伟大,最高体现就是“德”。许逊作为一名潜心修道的道士,将尊道贵德信仰作为自己的人生准则。

山岭之于人并不只是幽静之所,还蕴藏着丰富的资源,从平常的果木,到山珍野味,再到矿产。西山山脉为花岗岩体,山中有多种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可作为道士炼金液丹的原料。早在西汉时期吴王刘濞就曾铸铜于西山。三国两晋时期,西山尚属原始森林,崇山峻岭,山深林密,树木苍郁,悬崖峭壁,溪流瀑布,沟壑纵横,花草繁盛,植被种属类别丰富,林下草本、蕨类、藻菌,林间藤本附生,寄生植物极其繁茂,是道家采药治病,提炼外丹的极佳之处。

许逊承神农尝百草的传统,亲尝鉴定各种药物,对草药治病颇有心得。他主张用草石及符水、紫芝、茯苓、苍术、白术、枸杞、何首乌、金樱子、鸡头、蜡腻粉、朱砂、乳香、皂角子、黑豆等煎水服用,以求筋骨健朗、延年益寿。关于他的药方在明周珠啸的《普济方》,张介宾的《景岳全书》和徐光启的《农政全书》都有记载。

一日,山下一个寡妇,姓王,听邻里说山上住着一个“高人”,不仅会看病,还不收钱,便急匆匆抱着儿子来寻医。山路陡峭,氤氲湿滑,还未到许逊的住处,王寡妇因体力不支加上着急上火就瘫倒在地,“先生,请救救我的孩子……”许逊正在院子里捣药,听到声响,赶忙将孩子抱起来,放平,撸起袖子,把脉,“我这孩子不吃不喝,精神也不好,拉稀泄水,睡觉说梦话,这咋了得?”许逊切了脉,看了看舌苔,笑着安慰道,“大嫂,莫急,你这孩子表面看拉稀泄水,说梦话像是疟疾之症,但是看他的舌苔黄腻泛白,口臭噫气,实际是内伤积食,并无大碍,待我开个方子,你按照方子每日一剂煎服两次,三日后便会症愈如初。”说着飞速写下一剂药方,让家人帮忙抓药交于王寡妇,并叫家人背孩子下山,不出三日,孩子果然痊愈,蹦蹦跳跳跟着王寡妇到许逊处拜谢。从此他的医道之术,越传越远,越传越神,远近村民都来找他看病。为乡邻看病之际,许逊还传播孝道、忠义,其中尤以感化西山言家岭山寨王让人动容。

西山言家岭山高林密,地势险峻,濒临鄱阳湖,水域辽阔,从来就是山匪藏身的极好场所。许逊迁居西山时,言家岭一带被胡云和詹天弼占领,胡、詹二人本是当时海昏县里务农的庄稼人,因年成不好,连年荒旱,东吴政权苛捐杂税,生活十分困苦,不得已入山当了山寨王。自入山成了贼寇,不时下山打劫,烧毁百姓民房,抢夺财物,西山一带百姓十分畏惧,苦不堪言。

一天,他俩带着十来号人到许逊住处一带抢劫。好心的山下百姓携家逃跑时还不忘上山提醒许逊,让他带着家人找个地方避一避。但许逊不为所动,仍淡然打扫院内落叶。匪徒们烧抢完山下的农家,奔到山上许逊的住处,站在院墙外拿着武器叫囔着要进屋。许逊将家中所有人都叫到院子里,严肃地说:“君子即使贫穷,也能固守节操,不做有违礼仪道德之事。人活着每时每刻都要自勉,人不是生下来就是恶人,就像他们只是因为生活所迫,不得已才作出今天的举动,大家不要对他们有任何怨怼之心,请大家拿出各自身上全部的钱财,送给门外的这些人。”胡云等人一听,很是惭愧,即刻放下凶器,向许逊请罪。许逊语气温和道:“看你们的模样并不像坏人,干这种事大概也是被贫穷饥饿所迫吧,只要能改掉恶习,就能重新做个好人。”说着,他把家人们身上的钱财收拢,又从灶房拿出家里仅有的米面,全部给了这些表示悔过的盗匪。自这次事件以后,以胡云、詹天弼为首的盗匪们弃恶从良,不再干打家劫舍的勾当了。事情很快传开,许多因生活所迫而偷盗的人都羞愧万分,纷纷浪子回头,附近的村民在耳濡目染中被许逊的德行感化,变得既孝顺又友善,一幅端正人伦,和谐社会的画卷在西山徐徐展开。

峙者巍然,流者沛然,自有流峙于人心者必渡人又渡已。

诗经云:高山仰止,一个人唯有自身德行高正,才能以德化人。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一日晚间,许逊专心读着书卷,突有所思,蘸着墨水想提笔写字,不觉将案上的一盏灯擎随手带倒了,只听见“砰”的一声响,灯擎跌成两半,顿时室内漆黑一片,许逊苦笑道“只好去买一个了。”

第二天,天还只是蒙蒙亮,许逊就安排家人许大到生米街上买一个灯擎。许大吃罢早饭,赶到集市,在西门口茂源杂货铺,挑了一个黑褐色的灯擎,没有细看就放下铜板,提着回家去了。到了家里,看到灯擎满身褐色,许逊随即拿过一把禾草,蹲在地上仔细擦拭,擦着擦着,越擦越亮,呈现出黄灿灿的一片金光,“这是黄金铸成的呀”,许逊惊呼一声,赶紧问许大在哪家买的,多少钱买的。询问清楚之后,他用汗巾包好,匆匆奔向茂源杂货铺。日头西沉,杂货铺老板正在轧账,见有人气喘呼呼的进来,忙停下手,询问道,“先生,这样匆忙,所为何事?”许逊把来源细说,打开包袱,双手托举灯擎,“修道者岂能隐瞒不义之财,现将灯擎物归原主。”店主甚是感动,硬是要多拿几个铜板作为感谢,许逊婉言拒绝,只肯拿回属于自己的铜钱,而后共着夕阳沿着河流踩着羊肠小径慢慢踱回了家。此事一传开,轰动了整个豫章郡。郡里推举许逊为孝廉,他不为所动,坚辞不受,从此更为士林所敬重。

隐居西山的日子,人间换了天地。公元280年,晋武帝西平蜀国,东取东吴,天下得到一统,西晋王朝建立。当时有位叫山涛的人,时任礼部尚书。王朝兴建,百废待兴,山涛奏请皇帝,希望各郡保举孝廉贤能之士来协同治理新生的政权,晋武帝爽快地准奏了,下诏各郡太守积极举荐地方贤能之士。此时的豫章郡,太守名为范宁,范宁是一位博览群书的儒生,早就耳闻许逊孝养二亲,雍睦乡里,轻财利物的事迹,于是再次举荐他为孝廉,晋武帝征诏他为蜀郡旌阳令,从此,许逊开始了为官治范的十年仕途生涯。(未完待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