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悟

赣鄱“神禹”传奇(一)——豫 章 临 世

发布日期:2022-01-12 10:53 信息来源:《江西水文化》编辑部 作者:朱燕红 浏览次数: 字号:[] [] []

【引子】

中国自古以农业立国,重视水利,衍生出多样化的水神崇拜。东晋豫章郡(今南昌)许逊因其在江西治水有功,造福人民,被奉为江西的“神禹”,成为江西的福主。后来,南昌首建“许仙祠”作为奉祀许逊道观,至宋徽宗年间改称:玉隆万寿宫。明清时期,散居四海的江西人,在各地设立同乡会,多以万寿宫为名,以求护佑,万寿宫和许逊共同成为江西地域文化的象征。许逊,是江西水文化的一个独特符号。


一、豫 章 临 世


清代金桂馨、漆逢源著《逍遥山万寿宫志》记载:“许真君于乌赤二年,正月廿八诞于南昌县长定乡益塘坡,慈母里,许仙村。”许真君,即许逊,真君是一个道家称号,古代把那些修真得道的人,称为真人。北宋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宋徽宗封许逊为“神功妙济真君”,此后民间便尊称许逊为“许真君”。乌赤二年,那可有些年头了。东汉末年,经过长达几十年的战争,曹丕、刘备、孙权先后在许昌、成都、建业(今南京)称帝,分别于公元220年、221年、222年建立魏、蜀、吴,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此时的南昌属于东吴的统治范围,乌赤是吴的年号,公元238年,孙权改年号为乌赤,乌赤二年即公元239年,距今已有1700多年了。

(一)

一个微寒的秋日,我们带着期许,伴着枯黄的天际去寻访许逊故地。那个叫长定乡益塘坡的地方,现在是南昌县麻丘乡武溪镇。

接待我们的是麻丘中学热衷于搜集史料和喜欢历史的语文老师魏玉成。听说我们来访的目的,他非常高兴,笃定地说道:“我们这里就是许逊的出生地,我从小就知道的,曾在《南昌县志》中看过‘长定乡’‘益塘坡’的记载。”

在1982年,魏玉成还是十几岁的少年时,有一天在放学归家途中,因为好奇稻田泥土中一块刻字的石头,便停下自行车瞥了一眼,上面用朱砂体刻有“龙兴府许仙里梅家冈”七个字,约40cm*40cm见方,红色字体,后来才知道那是个神道碑,就是墓室内的石碑,“可惜这块石碑后来不知所踪了”,看得出,他对当时没有保存下来相当懊悔。

许逊的出生地“许仙村”,如今能找到的只是一爿被良田环绕的水茫茫的陂塘了。当地的老人跟我们说,在武溪已经没有姓许的人家了,祖辈们传下来的说法是,许逊祖辈好不容易辗转豫章时,正值东吴军队占领江西全境,当时豫章(南昌)城池比较狭小,四周都是水网沼泽,许家在现在武溪南端的一块荒地安家,因是外来落户,本就没有什么根基,许逊又早年丧父,家道中落,养护在祖母膝下,二十九岁外出求艺,在35岁时携全家搬到今天新建西山修道,40来岁到四川旌阳出任县令(后人称许旌阳),慢慢益塘坡许家村就没有了许氏族人了。

公元239年的正月,位于赣水之滨的南昌县长定乡益塘坡慈母里许仙村的一个普通人家,在新年的喜庆尚有余温时又迎来了“弄璋”之喜。那是正月二十八的一个晚上,赣江下游东岸的风虽还未携带春暖的气息,但那夜天朗气清,晚风沉醉,一轮皎洁的明月垂挂天边。许逊的父亲和母亲坐在院子里,赏玩天上明月,聊着当世时局,还有对新生儿的期许。当时许逊已经有两姊一兄了,在战乱年代,父母对于许逊的出生不外乎希望孩子“平安,健康,能耕读传家,待战争结束返回故里”,怀着人类几千来为人父母对于孩子的最朴实的愿景。父母俩贪多了一会月色,不觉已是二更将近,三鼓初传,但月华仍旧流彩熠熠地洒在赣江水面上,许逊的母亲突然感觉一阵腹痛,许家手忙脚乱,请产婆、烧开水,到天蒙蒙亮时,只听见嘹亮的啼哭声,一个形端骨秀的男孩临世了。

日头还只挤出缝隙的光亮,邻居们就前来贺喜,许家上下比过年还要开心,沉浸在添子的欢喜里,没有人会料到,这个刚出世的孩子的一生会成为一个传奇,因为他的功绩后来人们称他为江西的福主,他的精神成为了一种信仰,他的事迹历经千年传唱不衰。可惜,目前能找到关于他在大地上的实体记忆,就只有母撑港、慈母墓和慈母村了。

(二)

万历年《南昌县志》记载:“许旌阳祖母墓在四十一都许仙里,有塘名弹陂,一名但溪,中突超高阜,世传旌阳祖母万氏墓此。”“都”是古代保甲制度在乡村的一级,一般以序号命名,大致相当于现在的“乡”,“弹陂”是“但溪”的土音。现在找寻下来,就是如今的南昌市青山湖区罗家镇慈母万村。

许逊的出生地“许仙村”与慈母万村中间隔着一条汊港,幼年许逊就在这条汊港之间来回穿梭。那天我们是驱车从滕王阁出发,开了半个多小时,抵达了慈母万村村委会所在地。

村委会主任万发军领着我们踏过刚收割的田畴,裤腿被有余温的露水泅了半截子湿,一头母牛带着幼崽原本悠闲的嚼着略带甘甜的稻杆,因为我们的到来,突兀的声响惊得错乱了蹄子,“哞哞”叫了两声。踉踉跄跄走了一段路,一座简陋的坟茔立在菜圃中。

万家族长拿着锹正在清理慈母墓前的残烛香火。万发军指着凸起的坟茔说道,“这就是慈母墓了,每月初一、十五有不少香客前来瞻仰祭拜”。只见墓碑上刻着:江西福主许母万娘娘之墓。

慈母,乃是许逊的祖母。《万寿宫通志》载:“世传母性廉贞,塞渊温和,慈祥普著……咸称慈母。”后人为纪念其祖母,修建了“慈母墓”,罗家镇万家也由此得名“慈母万家”,名称和村址沿袭千年未变。

公元1055年,苏洵(苏轼的父亲)应好友万殊的请求,为慈母万氏重修谱作的序为我们窥见慈母万家的前世今生提供了线索。在序中苏洵写道:“道先世祖宏公,自汉建兴初徙河南,官司豫章尉,爰及杜女,家于豫章桂坊,其别墅也。因植桂于斯,遂于名焉。以女许玉,逊其孙也。为令旌阳,有净明忠孝之教,后斩蛟拔升,而母姓以显万宗之系,慈母此其由也。后寿公移居桂坊,亦乃其旧系,且此桂坊之地,宅东南有陂,陂有古址,林木荫翳,苍翠隐现,世传为许氏墓塜,有大经碑,塜在焉,与萧仙峰并着,故里更名许仙去。”

据苏洵的序言和清乾隆三年(1737)《豫章万氏大成谱》世系吊图,我们可知:慈母(许逊祖母)是万氏万宏的女儿,万宏于建兴初年(公元223年)迁居河南,建兴甲寅(公元234年)担任豫章(今南昌)尉,在当时叫七塘万的地方定居下来,因为万公在堂前屋后植满了桂花,于是他就将七塘万改名为桂坊,期望万氏家族沾染桂树崇高、贞洁、荣誉的品质,在这里生息繁衍,弘扬祖德。后来因为许逊携儒入道、举为孝廉,服官旌阳,治水斩蛟、造福百姓,声名鹊起,升为福主,隐居成仙,为了光耀门楣才改名叫慈母万村。

据《万寿宫通志》记载,早年丧父的许逊是由祖母庇护成长,祖母经常对他讲家族历史,勉励他用心读书,为祖宗增光,这对许逊一生的事业,影响很大。五岁的他就开始由祖母摆渡护送从许仙村行舟到桂坊七塘万祖母娘家读书,后来人们将这条摆渡之港称作“母撑港”,至今还在,只不过现在没有了河渡,也没有了开阔的水面,新的宽敞的道路已环绕四周。

祖母过后,族人将她葬在村子东南边,立大经碑,周围植树。抗日战争期间,日军炮弹射穿墓碑,留下一小洞。大炼钢铁期间,所葬之地树木砍伐殆尽,石碑被移去架桥,桥毁石碎,片石不存,墓地改为菜地。于是万家村民在原址的西南边新修了一座坟茔,在村子祠堂内新建了一座慈母殿,以供后人祭祀慈母,祈求护佑万氏家族世代昌盛。

(三)

南宋施岑编著的《西山许真君八十五化录》记载:“许逊曾祖琰,祖玉,父肃,世为许昌人,高洁不士,颖阳由之后也,父汉末避地于豫章之南昌,因家焉。”

由此可知,许逊祖籍乃中原河南许昌。许逊的曾祖父许琰,祖父许玉,父亲许肃本都是中原的名门望族。后因中原大地烽烟四起,时局动荡,许逊先人才从河南迁徙豫章。

许昌,位于淮河的上游,是春秋时期许国的封地,所以民多许氏。秦朝改为许县,属颍川郡,汉立由颍分置为汝南郡,辖汝南、平兴、许昌、汝宁、召陵等37县。许姓人口比较多,王安石在《许氏世谱叙》中说“初许氏爵邑于周,子孙散播四方,有纪者尤不乏焉,至昌邑姓大者。”可知许氏在汉魏是较为兴盛的一支,传为许由的后代。许由相传是尧帝时的高士,有治事之道,尧要将帝王禅让给他,他却隐居箕山,用颖河之水洗耳朵,后来人常用“许由洗耳”表示自己厌恶政治,隐居山林的志向。

公元88年,十岁的汉和帝继位,太后窦氏临朝称朕。为了巩固窦氏政权,赢取豪强割据势力的支持,她上台第一件事就是宣布“罢盐铁之禁,纵民煮铸”的诏令。盐铁官是公元前119年西汉武帝设置的,目的是从豪强地主手中收回盐铁大利,本质是中央集权势力压倒豪强割据势力的一个举措。窦氏让出盐铁大利,预示着东汉朝廷中央集权的削弱,豪强割据势力的增强,既是东汉后期黑暗政治开始的一个信号,也是酿成东汉后期空前大破坏的军阀混战的导火索。

公元168年,汉灵帝继位,在他统治时期,重用十常侍(宦官),宦官当权,民不聊生,矛盾的激发不可遏制,终于在公元184年爆发了黄巾大起义,波才在颖川暴动,朝廷诏令各州刺史和地方豪强武装军镇压黄巾起义军。起义军虽然很快被镇压下去了,但混乱的局面远没有结束。董卓擅权,各路豪强联合申讨。凉州下层豪强出身的董卓残暴野蛮,在退避洛阳前,将当时人口、文化、财富最集中的洛阳城烧杀抢劫一空,从此整个中原大地成了豪强军阀逐鹿的战场。颍川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被迫卷起行囊,拖儿带女向南逃难。在这样的乱世,许逊的先族们为了生存也混杂在难民群中,历尽艰险,渡过长江,先到金陵(今南京),辗转途经现在的皖赣铁路,经过安徽到达豫章,落户在今天的南昌市南昌县麻丘乡武溪村南端的一块荒地,也即是《南昌县志》记载的“许仙村。”

彼时的豫章处于东南古要之地,“水陆四通,山川特秀,咽扼荆淮,翼蔽吴越。”,是大批向南逃难人群的选择地。

在6500万年前,新生代初期的太平洋板块与印度-欧亚板块相撞,启动了华南内陆强烈的地质构造活动。大洋板块向大陆板块的俯冲抬升了幕阜山、罗霄山、武夷山,三峰隆起,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合围住了江西,仅留下赣北一处拗陷的缺口。

赣北的地壳也不甘示弱,在时间年轮向前驱使的动力和不断的地质运动中缓积下陷,终于在赣北一隅形成了湖盆,引来奔流浩瀚的长江在这里积水成湖,名为彭蠡泽。日夜流淌的江水在地转偏向力的作用下不停地冲刷着南岸,并向北岸堆积泥沙,加上勤劳的人民“围湖造田”,“人力”和“地力”的长期合作,在魏晋时期湖泊被滩地隔开,一分为二江,江北称为“雷池”(长江中下游的一片水域),江南称为彭蠡湖(今鄱阳湖)。

在江西的另一边(东面),赣江从武夷山西麓自南向北,纵贯江西全省与抚河、信江、饶河、修水一同汇入彭蠡泽,流入长江,在时间魔法师的塑造下,水携卷的大量养料,日积月累冲积成了肥沃的平原,魏晋的豫章就生长在这片肥沃的江右水乡。

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沃野平畴的宝贵平原,负江依湖的交通要道,经过几千年的繁盛发展,在江湖的滋养下稻田、菜畦、鱼塘、莲湖纵横交错,所以豫章成为当时晋朝难民向南逃难的首择居地。

许逊的先祖,就是这样来到了豫章。

(四)

豫章之地,鄱阳湖滨,水网纵横,既是鱼米之乡,同时也饱受水患之害。许逊的出现,以其清除水患、造福百姓,深得民心。经过不断演绎,后人愈发将其神化。

关于他的出生,就有这么一个神话故事。说盘古开天辟地以后,混沌初始,万物开始生长,以儒家孔夫子,释家西方释迦牟尼,道教太上老君为祖的儒释道“三教”开始兴盛。太上老君为道教的祖先,居住在太清仙境,他住的屋宇,彩云缭绕,瑞气氤氲。

一天,正值他老人家的生辰,他请了终南山、蓬莱山、阆苑山、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的列为神仙在天宫宴饮33天。酒喝到正兴头上,忽然太白金星站起来对着众仙说:“你们知道南瞻部洲江西省的事情吗?江西有个叫豫章的地方,四百年后,将会有一蛟龙精作怪,如果没有人降服它的话,豫章千里之地必将化为汪洋大海。”语音刚落,太上老君接道:“我已经知道了,江西四百年以后,在一个龙盘虎踞,水绕山环的名为西山的好地方,会有一个异人姓许名逊的人出世,他可斩妖除孽。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选派一名仙家下到人间,遴选世间德行双全之人传以道法,到他日许逊出世时,将道法相授。”坐中一位姓卫名弘的孝悌王挺身而出,愿下凡传递道法,说完就驾着祥云到人间世界去了。

400年后,人间到了东汉灵帝朝。此时的朝廷十常侍(宦官)乱权,士大夫、贵族对宦官乱政现象极为不满,频繁与他们发生激烈的党争,社会风气污浊,构陷谄媚之风甚嚣尘上,百姓怨声载道。传说那怨气感动了上天,为惩罚人间帝王的罪恶,上天降了两场大灾。先是久雨后是久旱。雨下了整整五个月,江河湖泊水满为患,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野。等到水终于退了,又是经年不雨,长久的大旱,禾苗枯死,草木干涸,地无荒草,河无水流,壮者流落四方,老弱死于沟壑,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这时许都许昌有一个姓许名琰字汝玉的人,是颖阳人许由的后代,为人仁慈宽厚,古热心肠,深谙医学之道,是当时朝廷太医院的医官。看到时局动乱,民不聊生,深感悲伤,决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拯救饥荒。他把家里能拿出来的资产倾囊而出,闭关多日研制了一种名叫“救饥丸”的药丸,免费发放给流离失所的百姓,据说这种药丸每次吃一颗可饱四十多天,仰仗着这种救命药,很多百姓才得以存活下来。

朝廷的腐败,宦官外戚争斗不止、边疆战事不断,国势疲弱,百姓颗粒无收而国家赋税不减,走投无路的贫苦农民在巨鹿人张角的号令下,在东汉汉献帝年间,揭竿起义,爆发了黄巾大起义。起义虽然很快被镇压下去,但天下乱局比灵帝时有过之而无不及,许都许昌再次遭遇了大灾荒,一斗米卖一千钱,贫苦百姓一个个鹄形菜色,面黄肌瘦。此时的许琰已经去世了,他的儿子许肃继承了祖业,家境尚算丰盈,看到此种惨状,许肃将自己家囤积的米全部散给了乡邻,举家南迁。

天上的鉴察神目睹了许家行善的义举,将许家世代积善的事上报给了玉皇大帝,言辞恳切地说道“如果不对这种世代积善的人家给与福报,以后我们拿什么劝世人为善呀?”玉皇大帝听到鉴察神的请奏,当即叫了仰殿前长判仙官,把《玄谱》仙籍品秩拿出来,逐一对照检查,看轮到哪位仙子下世投胎。长判仙官检查完后,报告玉帝“晋朝江南,将会有一孽龙精,扰害良民,蛟龙党族数量繁多,已轮到玉洞天仙降世。”听完仙官的奏报,玉帝口谕宣玉洞天仙,令他变成金凤,口衔宝珠,下降许肃家投胎。

那夜许逊的母亲符氏,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金凤凰,口内衔着一枚珍珠,在他家的庭院前飞起飞落,符氏正看得出神,突然金凤凰口中的珍珠落到她的掌心上,她正好奇地端详着,珍珠一滑手,不觉溜进她的肚子里,因而有孕。

光阴似箭,十月怀胎,瓜熟蒂落。一阵腹痛,符氏产下了个红光照人的孩儿,正是许逊。(未完待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