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秀

山水深处栖乡愁

发布日期:2021-09-01 15:39 信息来源:《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 作者:邬烈海 浏览次数: 字号:[] [] []

秋光灿烂,碧空万里。八月的秋风中既含着爽朗,又夹杂着尚未消逝的炎炎暑气。2020年8月15日,是一个平凡又让人心旷神怡的日子。从南埜大地起程,于贡江出发,匆匆北上豫章的我,越过崇山峻岭、一路高歌到达鄱阳湖的滔滔赣江。又马不停蹄跟随江西省水利厅水文化宣传团队一行前往靖安县参加第三届“河长日”活动。

对于靖安,我是陌生的。自高考后,我离开故土于都县辗转求学与工作,在异乡流离已有十五年。作为一名游子,对“靖安”中的“安”字有着一种油然而生的认同感,颇感亲切,正所谓“心安之处是吾乡”。我想象着,或许靖安县就是一个散发着诗情画意、呈现“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乡愁景象的赣北小城吧。

越是未知的事物,越能激起人的兴致。从南昌前往靖安的高速路上,我一路好奇的向前来接待的靖安县河长办“小姐姐”打听着靖安的风土人情,抓紧时间“补课”,唯恐到了目的地一无所知。一番热聊后,愈发对靖安的山清水秀格外着迷,尤其对北潦河心驰神往。据《郡县释名》记载,靖安,唐代及其以前本是里名,唐代因里名乡,因乡名镇,五代十国时期因镇名场,因场名县,才成县名。靖安别名双溪,因北潦河的南北两条溪水近似平行地横贯县境而得。又《寰宇记》 卷106洪州靖安县:“取靖安乡以名县。”想来,靖安是一个历史悠久,风光旖旎,与河流、与水有着天然姻亲的地方。

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道德经》云: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故几于道。8月17日,靖安县第三届河长日活动在清华古戏台拉开了序幕。江西省水利厅及地方相关领导出席仪式,来自县乡村三级河长、机关单位、社区等党员及志愿者共400余人参加了活动。

有一种幸福在北潦河,有一种河长叫靖安人民。现场的机关单位干部和人民群众井然有序,他们的热情与烈日一样,灼灼其华。清华古戏台下,恬静地清水,潺潺,悠悠。在靠着河栏树立的宣传牌板上,我也穿着“有一种幸福在北潦河”的文化衫饶有兴致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第一次感觉到“河长日”可以有如此隆重的场面与“规格”,靖安人民对待河长制的态度就如我工作之地赣州龙南市搞“三城同创”工作一样,全民行动起来爱护城市卫生。如此景象与氛围,靖安已然形成了全民护河爱河,“人人皆是河长”“人人都是护河员”之势。诚然,靖安人民是仁者,更是智者。靖安人民对水的那种敬畏之情,在河长活动日体现的淋漓尽致。一个对水敬畏的地域,一群对水奉若珍宝之人,必然有着“岸绿、水清、河畅、景美”的河流气象,也定然有着水的故事,水的篇章,水的画卷甚至水的文化。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像一群虔诚的信仰者,因着水缘,循着靖安的山山水水,允诺了南河北河这对孪生姐妹,应了中源村花桥下那流水如瀑的河姑娘跋山涉水,看山看水。水,是大地上流动的精灵,是山的幽然魂魄,是大自然的血液,是文明之源。山,是大地的脊梁。山水环抱,便滋养出人间仙境。靖安每一处的水生态、河长制,特别是北潦河示范河湖建设,令来自客家之都、脐橙之乡的我耳目一新。作为一名水利人,因此行对水、对河长制有了新的认识,窥见了山水的另一番天地与美好。作为一名游子于水,又是深怀眷念的。

相识水口乡,犹如一颗石子扔进记忆之湖,漾起童稚的时光。水口乡的青山,宛如家父的肩膀,初次邂逅,直觉舒然。水口乡的水,是周家村的水,那座充满着乡愁、漾起童年回忆的村庄使我流连忘返,至今记忆犹新。穿过周家村的北潦河北坑支流,那潺潺流水声,如同母亲的童谣,不断萦绕耳畔。似近,又远。清澈,模糊,朦胧。这种莫名的感觉,其实是挥之不去的乡愁印象,是心灵里栖息着水乡的情怀。

山,叫青山。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白云深处,水口青山,溪水悠长,宛如一幅山水画卷,充满了画意诗情。在一千多年前,盛唐诗人刘昚虚壮年辞官归田,游览至此地时,见山青水秀,民风淳厚,便定居于此,构筑“深柳读书堂”,著书自娱。从此远离尘嚣,寄意山水,与孟浩然、王昌龄等诗人相友善,互唱和。

水口乡位于九岭山脉南麓,是国家级生态乡镇,境内距今2500多年的李洲坳东周墓葬群将我国的纺织史向前推了三百多年,被评选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九岭山下的青山熊家,人文底蕴深厚,是唐朝著名诗人刘眘虚的隐居地,其创办的“深柳读书堂”已成为一道独特的人文景观。如今,这段世代相传的“唐风”梦,与时代的脉搏紧紧相连,与如今靖安的水生态相得益彰。

河,是北潦河周家村北坑支流。

从县城驱车15公里左右,便到了水口乡周家村。

未至村口,先闻水声。依着哗啦啦的流水声寻觅,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青砖黛瓦。一座清秀、安宁的古村落,恍若世外桃源惊艳。一水为脉,蜿蜒婀娜。周家村,那波光粼粼的涟漪,像岁月的皱纹,无声荡漾着靖安水乡的千百年清韵。

周家村的水,浸润良田,是善解人意的,是幸福之水。周家迄今已有647年的历史。据《周氏族谱》记载,1370年(明洪武庚戌年间),靖安县宝峰镇(周坊)周子绅的第六世孙周之东与朋友结伴春游至来堡(又名回溪,即今周家),发现此地群山环抱,其间坡垣旷地数百亩,南侧双溪分道夹流而下,中间有块船形绿洲,洲尾双溪又汇成一河,绿洲恰似一艘满载奇珍的货船逆水上驶。

有水萦绕的地方,少不了树。17日,临近傍晚时分,我们在“船形宝地”的船头处,蒙面“千年罗汉松”。这棵老树树龄1100余年,栽种于唐朝时期。树高12米,胸围418厘米(4个成年人合抱),冠幅17米。这棵罕见的千年罗汉松位于小溪旁,虽然存活年代久远,但仍然高大挺拔。古树历经千年,她默默地见证了这个村庄的荣辱兴衰,极具灵性。每到夏天,村子里男女老少都喜欢来到树下乘凉、聊天、嬉戏。村民们遇到困难常常到树前祈福,古树则保佑全村平安幸福。外出的游子回村后,必到这棵罗汉松下走一走。当地笃信古树不倒,安康不断。

水是故乡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也滋养水的文化,河流是活灵活现的文脉。在这块船形宝地的滋润下,周家人几百年来勤勤恳恳,崇尚耕读,尊老爱幼,和睦相处,孕育出了“孝道传家,和睦有道”的家风。这种家风潜移默化地根植于每个周家人的心中,成就如今这锦绣村庄。

在北潦河水口乡周家北坑支流示范段,小桥亭台上,我遇见了正在巡河的水口乡副乡长邓林。卷起裤脚的他,双足还沾着泥泞,一脸微笑又沧桑的他对我说:水口乡依托基础设施扶贫项目和秀美乡村建设项目,工程投资500余万元,对穿越水口周家的北坑支流开展形式丰富多样的河流保护与污染治理、河道疏浚等活动;规划了浆砌石护岸、沿溪游步道、观景亭台、生态湿地、水车、沿河护栏等设施;打造示范河湖建设,坚持点上出彩、线上成景、面上美丽,突显水生态、水文化,做好生态文章,提升百姓幸福感。

1978年出生的水务站长余绪武相告,周家村2016年推行河长制以来,转变治水理念,创新治水思路,通过推行河长制与精准扶贫有机融合的模式对辖区内河道、水库山塘进行全面日常管护,建立“河长制+生态扶贫+生态旅游”模式,把具有劳动能力的5名建档立卡贫困户优先聘为巡河保洁员,主要负责北坑支流清除护坡种植物、清理河面垃圾以及水质动态监测工作。让乡村的河道真正有人管、管得好。同时,还鼓励扶持周边村民,发展乡村民宿,真正实现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让贫困户在家门口吃上了“生态饭”,实现绿色与脱贫双赢。

生于斯,长于斯。目前周家新村有255户,812人。1962年出生的周家村委副书记周亚平是周家村的老干部,见证了北坑河“美丽蜕变”过程中的点点滴滴。为了打造北坑河示范河湖,老当益壮的周亚平与周家村委同事起早贪黑苦口婆心做好村民工作,拆除上游2家大型猪场1000多平方米,消除岸上污染源。他带头倡导文明新风,搞好地面环境卫生,村民形成垃圾分类吸管,消除了垃圾入河现象。当爱河成为一种习惯,护河之行就会蔚然成风。护河员风雨无阻清理周家村5条支流49平方公里的河岸卫生,人工维护43.6公里河段保洁工作。如今周家村有12个认领河长,9个村级河长,并且实行定期交叉考评。用心,用情的呵护,河流就如一位未经姑娘,美了起来,楚楚动人。

夕阳西下,余晖温暖扑面而来。北坑河半江瑟瑟半江红,这水若那天上的银河水,她从天际流淌到人间,她将银河中那闪闪发亮的星星带到周家村的河中,泛出光芒耀眼的水光;河畔树立的小小精致宣传牌“有一种幸福在北潦河”,分外应景与暖心。行走在铺满青石的小路上,感受流过前世今生的水韵。依山傍水之间,感受小桥流水的轻快,漫步田园村舍,宛若置身仙境,别有一番韵味。

有一种幸福在北潦河,有一种乡愁栖山水深处。

靖安的山水深处栖息着乡愁。静谧,温馨,悠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