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悟

有一种幸福在北潦河

发布日期:2021-06-09 15:59 信息来源:省水利科学院 作者:秦璐 浏览次数: 字号:[] [] []

当你靠近,入微地感知一条河流默默地完成着一方水土的塑造,以既靖且安的宁馨补给着这方水土的文明进程。你会觉察,与幸福有关的那些细节。

5500万年前,印度板块与欧亚大陆的剧烈撞击使得喜马拉雅山脉和青藏高原迅速崛起,而其以东的地区则飞速沉降,亚洲大陆沿太平洋一线许多地面沉入海底。位于赣湘两省边境之间幕连九山脉南支的九岭山脉,原本高入云天的身躯也在这场变迁中缩偻,沉降到了今天的高度。

剥落的岩体,壤化的表层,时代变迁裹挟着风尘孕育出九岭莽莽苍苍一派浩瀚林海,湿润的气候又为九岭山体中注饱了丰富的地下水。于是,这里的每一条山谷中都有一条溪涧,日夜不倦地汩汩流淌,汇集成河。

发源于九岭山脉主峰南侧的北潦河就是其中一条。它由无数溪涧汇流成南、北两条支流,穿越千山万壑,冲积出一片片肥沃富饶的山间盆地,而后于九岭南麓的最后一座矮丘下汇合,挥手告别群山,进入广袤的赣鄱平原,向着鄱阳湖一路高歌而去。

假如北潦河有记忆,当会记得千百年来那些的日夜。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北潦河侧畔“初靖安为里名,因里以名乡,因乡以名镇,因镇以名场,因场以名县”,历千年至今。由洪州经管,变九江统辖,终隶属宜春,地名如故,谓之靖安。

行善积德的寒婆、大义灭亲的许逊、侠肝义胆的胡雪二、惩恶扬善的八仙、信众追随的禅宗马祖、唐代著名诗人刘慎虚,明代尚书李叔正、青天况钟,清代《白香词谱》作者舒梦兰……当然,更多的是名不见经传的平民百姓。

各怀所愿的人们,寻寻觅觅地到来,刈草结庐,筑室安家。或躬耕垅亩,或展卷诵读,或抚琴而歌,或凭炉烧炼或蒲团悟禅。或真或假、或悲或喜、或温情或泼辣、或深邃或浅显。北潦河的气韵细密而流丽地漫浸到两岸,将宗教自度度他的济世情怀,儒家修身齐家平天下的社会担当,与安宁静好的人间烟火融会贯通,水乳交溶地建构起这方水土的风骨面貌。  

东襟安义,西毗修水,南倚奉新,北枕武宁,三面环山单面畅,绝大部分辖区处于九岭山区,且依傍着九岭山脉的主峰一海拔1794米的九岭尖。山高林密,崖陡谷深的靖安,何以千年来为众人向往并追寻?

溯源归因。

一因山水之美。潦河贯穿靖安,引四水汇江河;九岭山脉系逶迤全境,重山楚楚;紫蔼嵌天瑶洒落,飞瀑溅绝崖玄潭,倒天涯巍峨耸俊;白水洞吐珠溅玉,洪屏狮子口雄狮俯卧,峰环如屏;骆家坪森林深邃莫测,绿林涛涛,物种繁盛;盘龙湖面处云蒸霞蔚,变幻莫测;宝峰古刹处香火千年,树木葱茏,山川回合;况钟清风亭处清风拂,清灵如玉……

二为人文之胜。偏远闭塞,道路艰险,意外地成就了一个苛政不及,兵燹不至,天高皇帝远的靖安,无论是藏匿、隐居、避难,追求仙佛炼丹弘法,还是官僚仕宦怡情山水,都视其为桃花源。名贤毕至,则文脉绵延,曾巩就曾誉此地“虽为千家县,正在清华间”。高湖老虎墩新石器时代遗址蛋壳黑陶觚,寨下山新晚、登高山西周遗址,东周李洲坳墓,西岭摩崖“白云深处”,宝峰寺马祖塔石亭,丫髻山宋代窑遗址,中源明代茶坪花桥…… 古老河流的岸线不断变幻。重山复岭的云水缭绕间,一群又一群,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将一脉脉与这方山水相晤生出的思悟,以自己的方式写入河水不舍昼夜奏响的清音中。 

有了生动的北潦河做底色,千年思绪层层堆叠却始终澄澈,千年衰荣历经更迭而始终鲜活。有了通畅的北潦河为脉搏,小小的靖安有了凌跨千年的绵长生命,有了吐纳百代的壮阔气度。

如果说在过去的那许多年代,既“靖”且“安”基本可以写意北潦河的姿容和侧畔人们的性情。伴随世事变迁,如今河边的人们也用自己的方式为北潦河的幸福不断添加新鲜的元素。

我一次次接近这条河流和河边的人们。

宝峰镇。长篙轻点,身影起落,竹筏缓曳。筏上头顶草帽子身着橙色救生衣的便是“河长”,筏端那大大的竹箩里是他不时俯首拾起的水中漂浮物。见我拍摄,“河长”微笑挥手,竹筏继续顺河流远去,宽阔的河面清澈澄净。

三爪仑。民宿“桂庐山居”的老板回忆道:“我的父辈是林业工人,几十年前,这可是一份很‘吃香’的工作。伐木,装车,成车运出的木头养活了林场人和附近的村民。后来我们才知道,有树的山才能涵养水,伐木不是长远之计。绿水青山才是我们最大的资本。你看,来我这里的客人们,朋友圈晒得最多的就是我们这里的水,多清!”

中源乡。一位正在活动中心泼墨挥毫的老人告诉我:“我们这里水好,山好,空气好,夏天还特别凉快。每年城里都有很多人到我们这里住,一住就是几个月。好多原来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回来了,我们这里民宿、超市……都开了不少。在家就把钱赚了,还能照顾老人小孩,城里来的人享福,我们也享福。”

放下斧头扛起锄头,放下渔网拾起垃圾。古树巨木不再倒下,荒山上渐渐栽种满了林、果、茶。山林涵养出的丰足清水源源不绝地流淌。北潦河良好的生态环境,吸引来的不止是络绎不绝的游客和回乡创业的年轻人,更有一批批优质的客商和项目,双溪、香田、 仁首、水口、高湖、璪都……靖安各个村镇有声有色地经营起了各有特色的“绿色”产业。

“走,去参加我们靖安的‘河长日’!”靖安水利局的王艳凤招呼道。她告诉我,靖安是全省首个国家级生态县、全国首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县里已经连续三年举办“河长日”活动了。

初秋的阳光还很灼热,活动现场的人们兴致却很高。一群皮肤黝黑的大叔和阿姨,把刚领到的文化衫往身上套。套上了便喜滋滋地相互打量,“你穿这个精神得很嘛,显得还白一些。”“你怎么一头的汗?擦一擦,是等下要领奖紧张啵!”“领了奖回去给你老婆看,就不会因为反对你这个好劳动力当‘河长’挨骂喽。”“早就不骂了,上次我叫她看新闻,全国才选出17个示范河湖建设点,我们靖安北潦河都选到了。她晓得我们这些‘河长’是在做对子孙后代都有好处的事情,现在支持了。”“检测的专家不是说了么,咱们县主要河流监测断面水质100%达标。”“是哦,以前一天能捞几筐垃圾,现在半筐也捞不着。”“现在哪里有垃圾,手机APP上还会显示。”“村子里的老表们现在也不乱丢垃圾了,我看明年你就不会这么黑了,哈哈哈哈”……我探头望望,这列队伍最前的导引牌上标着——“优秀河长代表”。他们的白色文化衫上印着行青绿的字。

当优厚的先天禀赋呈现了美的种种形状,当美的种种形状蕴入了善的品性。这日夜相随,休戚相关,爱之伴之,而又养之护之的一脉清流所流淌出的幸福也就更为立体开阔。

“有名有实有特色”的河流管护体制机制,全民认领河长制、“山水林田湖”生态综合管护机制、北潦河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城市河道治理等新技术的应用。不断探索实践的靖安不仅蹚出了南方地区河流保护、建设、管理的新路子,更形成了可推广、可复制的“一产利用生态、二产服从生态、三产保护生态”河湖管护“靖安模式”,被正式写入《中国改革年鉴》。

河流是具象的,但又被不断抽象成为一种流淌的意象,它时刻反哺河畔的生灵。予以温暖、力量、爱、仁慈、诗意,我们以此去构建起关于幸福的架构。北潦河的幸福,自每一条村巷、每一个拐角、每一户农家小院的气息里涌现,在每一张风吹日晒的脸上弥漫、每一双充满希望的眼睛里发光。

水光滟潋如歌,吟唱着许多关于幸福新的注解。水光摇曳与白衫后那一行青绿文字渐渐叠合,清晰呈现——有一种幸福在北潦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