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秀

翠堤春晓

发布日期:2021-01-06 15:03 信息来源:省水利厅 作者:孙丽君 浏览次数: 字号:[] [] []

这里是“天下眉目之地”——江西九江。这里的永安堤,宛如一管浸润百年的镇纸,稳稳压住长江狂野的浪花,只许它慢一点、轻一点地朝东赶路。浪花水柱的最高处,翻滚、跳跃出江鱼儿,每一尾都被江流和时光喂养,肥美而圆润。

说不清雪水与春天,是哪个抢先一步来到这里,来到永安堤。人们只知道,被风、光、电、江、鸟、鱼搅动的世界,早早地框入了永安堤的山水卷轴。蒸腾喧闹的春意,先是栖在江边的草丛中,接着挂上黄杨枝、垂柳梢头,最后都浓缩在人们的梨涡里,笑声中。光泽雨润,再经护堤人的巧手耘开,便长出一脉别样江天。

永安堤外,江水翻卷着涌向岸边,旋即,又被密植的防浪林柔柔地推了回去。不时有江鸥掠过柳梢,间或一群鸟雀,你追我赶,啁啾在黄杨树丛。

在这座清代同治元年建成的堤上,此情此景,已然演绎了一百五十余年,但并非总是岁月静好,亦偶有惊雷。

如果从空中俯瞰永安堤,你会发现,它整体呈现弧形,大堤正处于凹岸部分。沧海桑田,仅新中国成立之初至1990年的四十年间,长江两岸的滩岸不断变化,主流逐渐南迁,九江市在治水原则中提出“阻江南移”,南岸的永安堤因此不断被调整长度、高度乃至强度,以不断适应江水令人捉摸不定的性情。

记忆被撕开一道裂口,往事如开闸之水奔涌。1998年,遭遇厄尔尼诺和拉尼娜现象双重袭击,长江洪峰三次施压,九江长江大堤疲态倍显,市城防堤4号闸与5号闸之间撕开一道伤口。訇然,江水迅速倒灌,涌入堤内的洪水流量惊人,最终决口宽度扩大至62米!

长江告急!九江告急!驰援的部队如天兵降临。没有定时三餐,只有扛沙袋、敲木桩、堵决口间的草草果腹。没有床铺被褥,只有背靠泥滩、草地、沙袋的随地而眠。没有生物钟,只有集结号吹响时第一时间的挺身而出。

国家领导人殷殷关切。心之所系,是长江堤内数十万百姓的生命安全;神之所忧,是京九铁路、昌九公路等国家重要基础设施。

洪魔击退,决口堵住,再指示“要下最大决心搞九江长江大堤的建设和鄱阳湖建设”。于是,江西省长江干流江堤全线进行加固整治,使之达到抵御1954年型洪水要求。2005年九江“11.26”地震后,再次对永安大堤进行了灾后修复应急加固处理,并对堤顶道路进行硬化。2010年正式成立了九江市河道湖泊管理局城西直属分局,永安堤段也随之从九江县划入城区管辖。

如何确保永安堤堤防工作不断档、能升级?市水利局可谓煞费苦心。自2009年至2010年,从九江县(现在的九江市柴桑区)河道局陆续划走了约半数的工作人员,不仅配齐了分局的人马,而且是通过精挑细选组织了一支踏实肯干、对永安堤情况熟悉的队伍。目前,永安堤保护着46万人口,保护范围内有九江经开区和赤湖工业园,覆盖艾美特、上港集团等“四上企业”429家,及京九铁路、昌九公路等重要基础设施。

时间的念珠轻轻一拨,来到2017年,根据省水利厅的要求,九江市确定了26座水利工程作为2018年的先行试点工程,作为长江江西段干堤的重要组成部分,永安堤正在其列。接踵而至的,是在“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共识下,九江市提出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加强岸线环境整治,倾力打造水美、岸美、产业美、环境美的长江“最美岸线”。

打造水利工程管理标准化试点和打造长江“最美岸线”,为永安堤插上了腾飞的双翼。

斜风细雨,燕雀翩飞。无论春景多美,却是城西分局局长蔡灿瑞和同事们曾经最怕的季节。

“永安堤从前完全是土堤,”蔡灿瑞回忆,“土堤最容易长草,你割得快,它长得更快!”听他介绍,尤其巴茅、丝茅和皮树,动辄窜到一两米高。其间还有到处攀援的藤蔓,最大的能有他的手腕一般粗。

分局组织大伙去砍杂,出发的时候,队伍还是齐齐整整的,可人一旦沾了草,便被瞬间“吞没”。只听得见彼此的声音,一旦人和杂草杂树酣战起来,如同置身原始森林,很快便顾不上说话,四下里,只剩镰刀割草的唰唰声和柴刀砍杂的咄咄声。

清杂的累,有时还不及一场雨更让人苦不堪言。雨后的永安堤上,杂草杂木野蛮生长,简直是“疯长”。几天的劳作瞬间前功尽弃,尽管大家一起齐上阵,甚至额外临时聘请人员清杂,但堤容堤貌还是不尽如人意。

春去春又来,蔡灿瑞和他的搭档——分局副局长周建斌,此刻正笑意盈盈地从堤脚走上来。如今这样的笑容,即使是在树木生长最旺盛的春夏两季,也丝毫不会被吓退。“2017年市政府把我们永安堤列入了九江市水利工程标准化管理工作试点工程,情况有了很大的转变。”他们对这个转变感慨万分。

“这是‘台湾青’,这个草成本高一点,但物有所值,长出来非常漂亮。前面是‘狗牙根’,植株矮小不会阻碍视线,根系却能够固堤保土,”周建斌指着堤身护坡和不远处的护堤地,在绵亘十几公里的绿海中笑得格外灿烂。

我们站上堤顶四望。背水面,萌发的黑莓草密匝匝绿油油,东西绵亘几千米;迎水面,新植的速生黄杨作为防浪林,能够削弱水浪的冲击,坚固的混凝土护坡整齐铺排紧随其后,进一步抵御住江水的冲刷;堤顶,平坦的沥青路面替代了曾经坑洼逼仄的土路、卵石路、煤渣路和混凝土路,容纳两车相向而行毫不费力;堤脚,亮红的巡查小道与深绿的草坪撞击出星辰一样斑斓四散的花朵。难怪王剑冰老师打这里走过,写下了美文,篇名就叫《色彩对于长江的意义》。

从内到外,将整个堤身护个周全,有无安全隐患大都能一览无余,这样一来,杂草杂木没了立锥之地,洪水猛浪也难有可乘之机。

走上这样一座堤,你很难不被动人的春意感染,被护堤员嘴角飞扬的笑意,和这天地为之一宽的自信从容,感染。

四月的长江中下游,春风化雨,江水日盛。在九江,长达半年的汛期就此拉开序幕。这意味着蔡灿瑞他们巡堤查险的任务将加重不少。但很显然,对此他们比以往有了更大把握。

巡堤查险和清杂一样,曾经是他们的另一块心病。面对16.6公里的责任段,不计风雨烈日甚至白天黑夜,在斜坡面爬上爬下已是难事,还要扒开丛生的草木,穿过违规种植的菜地,在乱建的民房、猪圈、茅厕、柴棚之间举步维艰,查看隐患和险情,其难度可想而知。

年深日久,乱象积淀成为历史遗留问题,如鲠在喉,横在新成立的城西直属分局面前,躲不过,绕不开。堤防管理范围内乱搭、乱建、乱围、乱倒及违规种植等现象非常严重,很大程度影响了堤坝的防洪安全,同时也严重妨碍到他们巡堤查险。

“想禁,也禁过,但是屡禁不止。”实施标准化管理,结合打造长江“最美岸线”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可谁都知道,拆迁,阻力重重!拆违,谈何容易?这一次,政府和水利等部门抱定破釜沉舟的决心,不到两年时间,拆除违章建筑约120000余平方米,清除菜地等种植19000余平方米,及时制止各类违章、违规行为20余起。

分局的同事们每天巡堤,眼看着各类工程车在岸线上忙进忙出,等到完结时拿到数据,大家都吓了一跳:这期间,共清运生活垃圾45吨,清理建筑垃圾31700余立方米,规范砂、石、矿堆放18200余立方米,清理其它各类占堤固体废物21处。愚公移山的精神,配合快马加鞭的速度,终于,把这块硬骨头给啃了下来。

经济建设步伐的不断加快,催生了新的矛盾。从国家到地方,各级水利会议精神层层传达,蔡灿瑞听到最多的就是:我国治水主要矛盾从人民对除水害兴水利的需求与水利工程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对水资源水生态水环境的需求与水利行业监管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

分局的同志们恍然大悟,如今治水理念由“重建轻管”逐步转变为“建管并重”,分局标准化管理工作中实行的管养分离、加强考核评价、用制度管人、依制度办事、信息化管理等做法,哪一件都是冲着解决矛盾去的,都是这一思路的具体体现。

“以水利工程标准化管理‘四大项’为目标,以‘六步法’作指导,我局编制了永安堤标准化管理手册、操作手册、巡查口袋本、维养口袋本。不论学历如何、专业技术水平如何,即便是新人,通过标准化管理指导培训,对自己所在岗位的职责都能明确,实际工作也能很快上手!”工程建好了,更要管好。蔡灿瑞和分局的几位“元老”们,对此感触极深。从前,他们就是吃了管理的亏。

如果说清杂和巡堤是曾经的心病,那么非法码头无异于最为严重的心腹大患。

这一切,还得从长江江西段的特殊地理位置说起。长江江西段岸线共152公里,拥有天然的深水良港,占据水运交通便利,历来被称为“黄金岸线”。在一部分社会人员眼中,它犹如一块令人垂涎的“肥肉”,为了占有它,想尽一切办法钻码头建设审批制度的空子,私自建立非法小码头,通过从事砂石、煤炭、硫矿等中转业务,牟取非法所得。最猖獗时,非法码头数量多达40余家。

由于非法码头不符合港口规划、环境治理不达标、涉河项目未审批,且在建设和经营过程中肆意妄为,为追逐利益最大化而将生态环境抛诸脑后。长江黄金岸线一度面目全非,扬尘噪音污染等行为给很多相关企业和沿江群众带来切肤之痛。接到他们的投诉,分局上下倍感堤防管理工作的巨大压力。

正因为如此,在配合长江委组织开展河道管理范围内建设项目调查时,分局安排了专人负责,对管理范围内涉河码头、取水口、桥梁等项目在各职能部门的行政许可、建设过程中是否改变堤防原状等情况,逐一细致登记。尽管这项涉及多个部门需要的工作庞杂而繁琐,而且,他们在协调过程中时不时会受一些冷遇,遭一些白眼,甚至挨一些数落,但没有人放弃和气馁,支撑他们的,还是有望一天天好起来的永安堤乃至长江江西段。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永安堤修建之初,为祈求永无水患,地方平安,故而取名“永安堤”。翻开厚重的九江水利史,其实不难发现,眼前的永安堤,之所以能够跨越一个多世纪的风雨,继续与身旁流淌亿万斯年的长江水且行且伴,并非因为它天生具有某种不朽的魔力,乃是得益于在难以计数的磨难中,一代代水利人和民众投入的血汗,甚至生命。

事实上,变化后以及仍然在变化着的永安堤和长江江西段,早已远远超出了人们当初的期望值。眼前的永安堤,一天一个样,不单单是个“好”字就能概括,它越来越美。

2018年末,最美长江岸线九江国际半程马拉松开赛,经过精心安排的路线,距离赛事终点最近一站正是永安堤。来自世界各地的万名马拉松选手们奔跑追逐在永安堤上,一面领略滚滚长江,舟船往来,一面感受绿草如茵,步道逶迤,那一刻,生命的活力,运动的节拍,为这座古老的堤防注入了勃勃生机。

转年,全省水利建设与管理现场推进会在九江召开,在这次面向全省的行业展示中,参与永安堤观摩的领导和水利人们,现场感受了一回生态和经济双赢带给人民群众的幸福感。“三马里2019九江长江最美岸线音乐节”和市民健步行活动举行,则一改水利工程在市民眼中旧有的冰冷形象,瞬间拉近了永安堤与市民之间的距离。

一座堤坝,不是造化的神功,而是人类的伟业。因此,我以为判断一座堤坝是否还拥有生命迹象,是否具备旺盛的生命力,都应该看它是否还在服务人类,造福人类,是否与周遭人及生灵的保持着美好的、恰当的互动。

飞燕穿梭,在永安堤上空织就一条条透明的航线,江鸥回旋,在长江水面埋下一个个白色的注脚。船笛和鸟鸣,一声长一声短,一声低浑一声清亮,彼此呼应着,叫醒了整个永安堤的春天。

在这个春天里,自由的生灵和快乐的人群一道,畅快行走于此间。

此间,春江不老,翠堤常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