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汛一线 江西水利人在行动 系列报道】——乘风破浪的双肩包

发布日期:2020-07-23 15:11 信息来源:江西农村广播 绿色985 作者:罗张琴 浏览次数: 字号:[] [] []

“罗姐姐,对不起,我得跟车去凰岗测漫决溃口,再快也得4点后才能回鄱阳站。”中午1点左右收到杨洋信息,我想我是又一次被这小屁孩给“放了鸽子”。

杨洋是上饶水文局年轻的宣传员,也是江西水文化近来比较冒尖的新生代。肯吃苦、写得好是一方面,关键是他很有想法,硬是凭一已之力开辟了水文抖音宣传的新天地。一个月前,我成为他抖音号——孤心笔的粉丝,关注到他最近制作的好几条反应水文防汛测报的抖音有三四万的点击量了,真是很不容易。昨天,杨洋说他也在鄱阳,有些素材想跟我分享。白天大家都要出各种现场采访,起先约好晚上十点一起去县防指碰面聊下,临了,因央视记者临时约他赶夜场录音,便商量着将碰面时间改为今天下午3点,结果……

在鄱阳大桥调试设备、准备测流    摄影朱斌

心疼这孩子因为宣传任务已连着熬了两个通宵,4点不到,我径直去碰面地点,位沿河圩的鄱阳站等他。早点聊完他也好早点休息不是?半小时后,杨洋背个双肩包从车里跳出并一路小跑着过来。天啦,这还是我之前见过的白白净净的杨洋吗,简直就是个被煮熟了的小螃蟹嘛。“咝咝咝”,小螃蟹被毒辣阳光晒透的红皮肤正一股脑向外冒着热气呢。不由联想起这两天我在几条圩堤上遇见的士兵来,同款肤色,也这样“咝咝咝”地往外冒着滚滚热气。背包而来的士兵们,每一个都很年轻、很年轻,在家可能都是爹疼娘爱的宝宝崽,但只要穿上军装,往这防汛救灾的一线大堤上笔直一站,弯腰一扛,转眼就成了老百姓心里的定海神针,成了防汛前线有钢铁意志的血肉长城。

杨洋急着向我分享这些天的经历,可偏偏他一着急讲话就容易磕巴。越急越磕巴间,他的脸和脖子就愈发显得红了。鄱阳站附近,突然跑来几个穿志愿者红马甲的群众:“涨大水,水利同志辛苦啦。”他们挨个给杨洋、我及其他同事一人递了一杯冰爽的“大口九”柠檬水。来不及道谢,他们消失在人海之中。

“大口九”凉润了喉咙,杨洋开始竹筒倒豆子式的讲述:7月4号,晚上9点,我从上饶赶到德兴香屯站,凌晨3时36分,同事终于测到了乐安河洪峰,我们几个抱在雨里,又哭又笑,感觉打了好大一个胜仗;7月7日到8日,雨一直下,两个测量员和师傅开着巡测车去石门街大桥开展超标准洪水应急抢测,电停了,一点亮没有,为把走航式ADCP放入水中,他们魂都要吓没了。但不测又不行呀,所有决策都必须有水文数据做基础,他们硬着头皮手挽着手,哆哆嗦嗦一步一挪。当时通信也全断了,还好现在出任务都会配备卫星电话,好不容易测到的数据才得以迅速传了出去。你知道吗?卫星电话向巡测中心报数据只能在露天进行,有车也不能坐,我的同事们其实是在屋檐底下扛过那一夜暴雨的;还有,你知道吗?水涨得太猛时,数据出得去,人却出不去,他们就在那屋檐下足足待了三天两夜。好不容易水退了点,刚撤离出又接新任务,衣服都没换,径直去了问桂道测漫决溃口;7月9日晚近10点,在超历史洪水冲击下,中洲圩也没扛住,我跟着工作组的同事下午从上饶出发,第二天天一亮就带着RTK、压力式水位计、ADCP、遥控船、无人机等设备进场,第一时间收集资料为封堵、合龙提供水文支撑;今天,我们陆续到古县渡镇、凰岗镇的4个漫决溃口,测溃口时间、断面、淹没范围和推算洪峰值,目的只一个,当好防汛战斗的尖兵、耳目,力争成为这场战斗中的精准吹哨人。

在古县渡镇跃进圩收集资料   摄影刘一新

杨洋个子不高,他背上背的双肩包,看着很是有些沉重,我伸手想帮他取下减减压,他倒好,下意识往后一躲。杨洋很快觉察了我的尴尬,连声说:“对不起,罗姐姐。别误会,我明白你的好意,只是这些天,随叫随走的,这包似乎就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我倒怕它被取下来呢!”

好吧,原谅你,乘风破浪的双肩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