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顷湖天碧

发布日期:2020-05-08 11:06 信息来源:江西日报 作者:彭文斌 浏览次数: 字号:[] [] []

投奔仙女湖怀抱的感觉真好。风给了我翅膀,船给了我飞翔的平台。飞,是对这50平方公里水域的真诚致意;飞,是向那99座岛屿表达恋慕与心仪。

蓝莹莹的水仿佛大地刚刚置办的一条连衣裙,阳光跳跃,分明是满缀的宝石在闪亮,青山对看处,则正好束腰。一群白鹭似乎想衔起裙子,奈何力所不逮,便讪讪隐入青青黛黛的林间。作为亚热带植物的乐园,仙女湖森林覆盖率达95%,有3000多种树木,一年四季没有萧瑟的痕迹。临水仙女湖,飘飘若仙,它捧出的是江西版《富春山居图》。

曾经的袁水故道也蜿蜒在这无穷的蓝莹莹、绿葱葱之中。曾经的渔舟唱晚也继续枕着涟涟清波。曾经的七仙女下凡传说,依然有如月照大湖,让我们在庸常的日子里情不自禁浮一大白。

作为分宜人,我几乎是听着“毛衣女”的故事由童年迈入中年。翻开东晋干宝的《搜神记》,有这样一段富有张力的文字:“豫章新喻县男子,见田中有六七女,皆衣毛衣。不知是鸟。匍匐往,得其一女所解毛衣,取藏之。即往就诸鸟。诸鸟各飞去,一鸟独不得去,男子取以为妇,生三女。其母后使女问父,知衣在积稻下,得之,衣而飞去。后复以迎三女,女亦得飞去。”这个传说,便发生于仙女湖一带。这个传说,让仙女湖挑落面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芳名一时远播。

湖,因修建水库而来,水浩浩渺渺,俨然天地精灵,山岭化身为岛,犹如点点青螺,二者相互依存,相互辉映。或许沾了“毛衣女”的仙气,每一颗水珠都光彩熠熠,每一朵浪花都有禅性。我也沾了仙气,好像凌波飞渡,衣袂飘然,忘情于山水。

尘埃与烦恼被隔离于仙女湖之外。湖是一个巨大的蒲团,我们在上面打坐,静思,顿悟。一丝丝甜润的气息浮上舌尖。一丝丝清凉打开心扉。忽然间,每一个人都拥有了自己的田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其实,这个世外桃源的背后,是数万仙女湖人的精心呵护。每天,三艘打捞船在景区巡回,细心清理湖面垃圾。投入上亿元,建设水源地周围及环岛生态净化系统工程。启动上游钤阳湖段和分宜库湾段山江湖生态联动改造工程,又是一个多亿的投资。全面禁止承包湖面投饵养鱼,对湖面核心区禁止垂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一项项水体生态修复举措的推进和落实,使仙女湖保持着绿水青山的容颜,犹如待字闺秀,端庄妩媚,秀外慧中。

水清舟轻,湖开胸襟。我好像悠悠行于一个巨大的扇面上,山一重,水一程,鸟翔,虫鸣,水与山忽而构成巷道,忽而开阔苍茫。又好像阅读一卷卷古籍,它们铺在水的驿道,一朵浪花,就是一个风雅故事。风吹走了块垒,心境像此时的仙女湖,澄净,安静,辽远。

进入钟山峡了。右侧,一座泼墨一般的山峦耸峙,林木掩去岁月的刀锋,一切,使我想起深山藏古寺的画面。没有见到挑水的小沙弥,倒是一块石碑撞进眼帘。有人说,那就是卢肇读书台。卢肇是唐代人,以词赋魁天下,传闻他喜欢在大自然的怀抱中读书。水响猿啼、古木森森的钟山峡由此与之结缘,卢肇筑庐苦读,与清风、明月、山岚、流水为伴,悟出人与自然之间唇齿相依的联系密码,并在日后成为江西第一位状元。南宋南城人邓廷言有诗《钟山卢肇读书台》道:“钟山高高钟水绿,昔有佳人在幽谷。台荒只见草萋萋,万卷不留谁赓读。”

蓝莹莹的水绕着山麓浅唱。草木向湖面倾斜着腰身,默默聆听什么。往上游,可赴袁州府,往下游,便是临江府,这洋洋流水,捎走了两岸的稻谷香,捎走了南来北往的心情风景。倘若与往事接头,一湖净水,是我们的暗号。只是不知,状元郎可曾遇见月下听箫的“毛衣女”?

出钟山峡,水面重新打开扇面。这一带,人们习惯称之为“钤阳湖”。仙女湖有众多的孩子,而钤阳湖是其中的一个女儿,生得面如冠玉、明眸皓齿,穿一件薄青衫,曳一袭翠罗裙。湖下,沉睡着昔日的分宜古城,宋应星的《天工开物》,正是完成于这座小城中。

水,闪耀着龙鳞似的光芒。湖面沉静,仿佛一本翻开的线装书,其间记录着水与城、水与人的关系。水覆盖了时间的痕迹,它以一贯的晶莹、圆润和饱满容纳我们,滋养我们。船只缓缓地在湖里游弋,像黄昏里的长者反剪着手思考什么。水花簇拥着水花,交融,重组,消弭。“万顷湖天碧,一星白鹭飞。”水在解说一种遇见、一种机缘、一种近亲关系。然后,我看见了万年桥。

缥缈的水色间,黛色万年桥露着一小部分桥身,像一个古典女子的梦。桥身呈现着弧形,除了青石,还有灌木。对于后者,我一时没有想明白它们如何在水里生存。万年桥是明代的遗存,也是《天工开物》的见证者。也许,分宜县教谕宋应星曾经伫立桥头,俯视着清清的流水东逝,倾听着满山鸟鸣,忧虑乱世里的家国命运,忧虑一本书不可测的未来。我则在想,这一湖水从古流到今,又该经历了怎样的曲曲折折呢?我们,又该怎样将一湖水的命运向后世传递?

手机里,是看不尽的蓝和碧。我读到了一条关于钤阳湖的最新动态: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湖中渔民渔船停工停运,为掌握各地企业复工复产湖泊水质状况,分宜生态环境局引进国内先进的无人船、无人机,对钤阳湖水域内两个国控点和八个入湖口的水样进行采样、检测、分析……

游船折返,在爱情岛停靠。我登上岸,沿着湖畔漫步。也许,我的脚下,果真就是“毛衣女”的发源地。一湖水是那样坦坦荡荡地扑入我的胸怀,没有矫情,只有干净的长吻。恍惚中,我甚至臆测仙女正是挚爱着这方好山好水,这才动了凡心。所幸的是,千帆过尽,风雨归来,眼前依旧是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仙女绝对不会想到,她离开后,这方土地会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甚或可以说,今日的仙女湖,更有沉鱼落雁之美。

不远处,摆放着一架白色钢琴,以天穹湖水为背景,沉静,浪漫,典雅。在我看来,仙女湖就是一架巨型钢琴,岛屿是琴键,碧水像巧手曼妙地滑过,一首经典的曲子正像月光一般流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