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春来

发布日期:2020-04-16 15:04 信息来源:省水利厅 作者:王雅坤 浏览次数: 字号:[] [] []

时间的刻度转眼间来到庚子鼠年。

年是一个无形的门槛。在一年又一年的岁月流转中,人们回首并清点往昔,隆重地缅怀逝去的美好。然而,今年的门槛,注定要让人必须以区别于平常的姿态跨过它。此刻除夕夜万家灯火背后,不安、恐慌及哀伤,就像潜伏的幽灵般,蚕食着亿万中国人民的心,这个幽灵,就是新冠肺炎。

形势逐渐严峻。

媒体上报道的疫情爆发地——武汉,已经在年前紧急封城了。然而,“家”在游子的心目中,是多么具有诱惑力的字眼,辛劳奔波了一年的人们,都期盼着跟家人团圆,而病毒,它们像无数条毒蛇般,早已悄无声息地紧跟着春运的脚步,传播蔓延到每个角落,让游子的回家之路变得艰难而酸涩。

风,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呐喊,仿佛在宣告这场无声的灾难,雨,任性无情地洒向大地,阴冷潮湿的水汽笼罩下,万物似黑丛丛的灌木。焦躁不安的心绪下,让人感觉今年的冬天格外漫长,也似乎比以往更冷一些。

无心看春晚,更无心过节。

从2010年我从北方来到南昌算起,如今已满十个年头了。今年,也是我离家十年来第一次没有回故乡和亲人团圆。究其原因,也和年前就开始传播的疫情不无关系,为了自己和家人安全,默默关注了很久的那趟航班信息网页,终于下决心关掉了。

眼前的现状,让人没有理由仅仅因为难以和家人团聚而悲伤。新闻播报中,感染和死亡人数还在上升,点开视频,却无法忍心完整地看完那些与亲人生死别离的场面。还能做点什么?打开微信,向在武汉的几位朋友发去宽慰的信息,内心却充满深深的痛楚和无力感。相比还算处在安全地带的我们,他们几乎每天都要经受生与死的考验,恐惧、悲伤、无助、愤怒,无时无刻不在撕扯着他们的身心。此时此刻,任何安慰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我想他们的眼泪比我们的同情高贵得多。

灾难面前,亲情成为最大的慰藉。远在北方的父母总不放心,天天视频,嘘寒问暖。一句平常的“吃了没?今天天气咋样?”背后却是对我无尽的牵挂和担心,而我何尝不是如此。记得当年非典肆虐,父亲身为乡卫生院的主要负责人,母亲作为一名普通的医护人员,他们同样响应号召,不惧安危、日夜奋战在基层抗疫第一线。乡卫生院条件简陋,医用物资有限,为了同事们得到及时防护,母亲甚至以一双巧手,把医用纱布层层重叠,连夜用缝纫机赶制出一披“特制”的防护口罩来应急。那时,父母昼夜在医院值班,只能把我和年幼的弟弟反锁在家,没有手机,每天只能用固定电话向父母报平安……时过境迁,好多记忆都模糊了,那些穿白大褂的身影却在我心中不断高大起来。后来,我也问过父亲为什么不让我继承衣钵,治病救人,父亲总是笑而不语,我想,在见惯了生老病痛、人间疾苦的父亲面前,我也只是他同样想用心守护的一分子吧,平安快乐就是他对儿女最大的期盼。

伴随疫情而来的,还有无边的孤寂。一个14天过去了,两个14天过去了……人们遵从着专家给出的安全隔离期限建议,在家闭门不出,苦苦等待曙光的到来。城市仿佛被施了魔咒,如睡美人的城堡,陷入无边无际的沉寂。街上空无一人,店铺紧紧关闭,楼下的三中空空荡荡,校门口再也听不到孩子们脆生生的一句“老师好”。太阳落下去了,一栋栋楼层的门窗都变成黑洞,只有夜猫在墙头上跑着叫着,我坐在飘窗上,渐渐有点害怕起来。

“久在樊笼里”。“禁足”的日子久了,心情也如窗外的天气般,阴晴不定。然而没有人愿意成为一座孤岛,生活中一些实际难题,亟待走出家门才能解决。就我个人而言,刚经历了年前怀孕的欣喜,马上就要面对接踵而来的疫情,同其他孕妈妈一样,正常的孕检、用药、问诊……成为眼前一道绕不开的难题。

这次检查是两个月前就预约好的,也是早期必要的一项重要检查,如果足不出户,确实有足够的把握杜绝病毒的感染;然而倘若就此抱着侥幸的心态错过,对正处在发育关键期的孩子来说,我是否是一个懦弱的、不负责任的母亲?心似冰火两重天,从未如此煎熬过。

“我们做好防护,尽力保证万无一失。”爱人简单的一句话,仿佛有千钧之力,让我心中有了定海神针。口罩、消毒水、手套、纸巾,家里能用的防护物品一个不落,我甚至想到了放在门口久未用过的雨披。以前到医院,为图便捷我总是坐地铁,这次选择开车出行,最大化减少和人群接触。

从地下停车场出来,正好是八一广场。这里是南昌的市中心,算得上最繁华的地段,以往的广场,英雄纪念碑下,总也少不了熙熙攘攘的或拍照或休闲的人们,百货大楼从内而外散发出浓厚的商业气息,摩肩接踵的人们如潮汐般,涌向城市的四面八方。而今,眼前一片萧条,街上戴口罩的零星路人,行色匆匆。唯有敬业的清洁工和交警还坚守在岗位上。医院附近那家庞大的手机卖场,玻璃门紧闭,只能看见里面明晃晃的柜台和琳琅满目的商品,本该是春节销售旺季,如今却不得不闭门谢客。这疫情背后,还有多少血本无归的商家和面临失业的员工,我不得而知……

远远地,几个身穿防护服、手持额温仪的身影晃动在医院门口,我从不安的情绪中逐渐镇定下来。大疫之下,只有实行和服从最严格的管控,我们才有可能早日从苦难中解脱出来。

妇保门诊大楼共有8层,以前我总是开玩笑地说,逛医院就如逛菜市场,永远人山人海。而这次不然,一进门,来苏水的味道扑鼻而来,似乎比以往更浓烈些。平日里几个最爆满的楼层,连个人影都难看到。我沿着扶梯去4楼抽血,看到不少孕妇大都由爱人陪着,严格遵守着特殊时期医院只允许有一名陪护人员的规定。大家都安静有序地隔开一米外的安全距离等着叫号。由于是提前预约,没多久就轮到我了。戴着口罩的女医生很认真地检查后,告诉我,一切无恙。向医生道谢后,悬了很久的心终于放下。

然而,生活就如这场疫情,有着许多未知的风险。回到家的第二天,医院公众号上突然发布了一则紧急通告,说是某日来院的一位孕妇,后被确诊。头上如一盆冷水浇下,我觉得周身血液都要凝固了。最后看了下时间,那个人去医院的时间比我早一天。好险!同情之余,有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幻觉。我低下头,默默对腹中的孩儿说:感谢你选择在这个艰难的时刻到来,感谢你给予我为母则刚的勇气,往后岁月,无论风雨,我们一起勇敢面对。

这段时间的官方媒体上,捷报频传,全国新增确诊病例数据从十连降到十六连降。社区的业主群里,米面果蔬以接龙的方式,在网上预订,到货后,大家可以分批去领;医院公众号上,也推出了网上问诊的服务,避免不必要的感染风险;商铺逐步开放,企业也在陆续复工复产……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清早起来,朝阳初现,光芒万丈,楼下隐约传来了小朋友们的欢呼和嬉戏声,路上的车子和行人开始奔向不同的方向和目标。我在心中默默祈愿这场风雨早点过去吧。

毕竟,春天已经在来的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