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的温柔

发布日期:2020-04-16 15:01 信息来源:省水利厅 作者:傅甜甜 浏览次数: 字号:[] [] []

四月,雨连着下几天,江南的诗意和浪漫便得到释放,雾影朦朦、水田漠漠、芳草青青,雨涨春池空余折柳飞,烟波晚渔倚看倦鸟归……

到永安堤时,雨却停了。站在堤上,望向远方,漫长的堤岸线延伸出来的,是长长短短的时光音符。


长 长

始建于同治元年的九江永安堤,得名于百姓为求永无水患、永远平安之愿景。堤外是长江,堤内是赛城湖,连接长江赤心堤,东接赛城湖大闸,为长江干流的二级堤防……一系列的专业术语紧跟着在介绍中跑出来,对数字极不敏感的我,竟意外地记住了“全长16.6公里”和“保护人口46万”。,数字冰冷,念起来却有温情。

历史长长流,一直牵着永安堤。

淌过“98”特大洪水,扛过2005年地震,见过泡泉、管涌的湍急紧迫,看过数以千计的石料、沙包入江瞬间被洪水冲走的无情,尝过被恶浪吞吐的危险,凝视过无数浴血奋战、誓与大堤共存亡的热血之躯;,经受住了考验的永安堤,依旧静静地守在原地。

以后的日子,土堤变成了江岸抛石固基,堤身加高加固、堤顶路面硬化、堤内吹填堤脚稳固,大堤得到全面加固整治。坐拥长江黄金岸线的她,是国家级开发区的北方屏障


短 短

许是见识了她的温柔,人们似乎变得大胆起来:私自占用长江岸线,建立非法小码头,在堤防管理范围内乱搭、乱建、乱围、乱倒,永安堤渐显狼藉。

2017年8月,江西省政府出台全面推行水利工程标准化管理的意见后,全省大大小小的水利工程经历了由内而外的“洗礼”。永安堤,凤凰涅磐,成了九江长江大堤中唯一一个标准化管理试点。

蔡灿瑞带着河道湖泊管理局城西分局的同志一起,沿永安堤官湖段且行且摸索,将“理清事项、确定目标、规范程序、科学定岗、激励机制、监督考核”的水利工程管理“六步法”走得明明白白。

顶住压力干的第一件要事,是专项整治,清障减淤、扫废除旧;持续发力的第二个动作,是管养分离;再接再厉的第三个保障,是标准化样板打造。。短短一公里,一片翠绿、一线清水。紧接着,他们又昂扬阔步向前,迈向了剩余的15.6公里。

标准化管理手册、操作手册、巡查口袋本、维养口袋本,放在桌前、攥在手里、走在堤上,物品越来越旧了,可16.6公里堤边的防浪林和护堤林却越来越壮,游步道上休闲观光的的人越来越多,一顷草毯绿得透亮。,


长 长

久雨初晴,江风拂面,空气洗冽,四处都还是湿漉漉的郁色。一老妇人推着轮椅从焕然一新的堤边休闲广场,来到永安堤。

轮椅上的老人望着远处平静的江面,眼里有了雾气

:“小芳,你看,今天的永安堤多漂亮,多坚固!”老人的手划向远处,颇有“指点江山”的感觉。

“可不是。想想那时的大堤,没有运输工具,所有筑坝的泥块和石土都是你老九领着大家伙用肩膀一担一担挑上去的。”老妇人的声音像江边成荇的水草在浪的激荡下,一卷卷开始舒展,“那时候,你就是站在这里,和他们一起打夯的。”

五十年前。

“老九,老九,你给我出来!”小芳冲上将要收尾的堤防工程,脸涨得通红。

老九耐着性子:“什么事儿啊?”

“你,到底什么时候娶我啊?”堤上的众人停下手里的活儿,大气不出,巴巴地看着这对别扭着劲的年轻人。

“我,我娶不了你!这刚修好的堤坝,得有人日夜看守,我这常年不能回家的,跟你结婚,是耽误了你。”老九的声音越来越小,音色也变得沉郁。

“不回家,这堤,你是打算守一辈子啊!”小芳嗓门更大了。

“对,我就是要守一辈子!守住堤坝,老百姓才能放心,他们放心,我才安心。”老九仿佛突然注了热血,分贝也一下提高了。

兄弟们都使劲向老九使眼色,生怕小芳调头就走。

小芳没走,盯着满身泥汗的老九出了神,好半天,悠悠地说了一句:“那我给你守个家,一辈子。”

就这样,老九守着堤,小芳守着家。许多年后,他们的大家、小家,依旧在永安;他们的爱情、亲情,永远在水利。

长长的情意 ,温柔了永安堤上的每一方石土。

每一个月亮从山头升起的夜晚,长江水都荡漾着光,如珠如碧,摘过一朵水利之花,那香气,游进了永安温柔的梦里,流向了最美的长江岸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