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希望

发布日期:2020-03-26 14:38 信息来源:省水利厅 作者:秦璐 字号:[] [] []

往年的这个时候,春已经热闹了。而今年,因一场疫情,她的来路变得格外崎岖。

去年对我而言,是颇为艰难的一年,一向颇为健矫的父亲因为脑出血猝然倒下,几番手术后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失去了绝大部分的能力,例如语言、行动。

陪护,断续地请完了少得可怜的几天年假,我又回到异地的单位上班,许多工作等着我。请来的护工不称心被母亲辞去了,可母亲自己也是个病人,在父亲病前一、两年才接受了手术和数个疗程的放、化疗。病痛、担忧和照顾失能病人的极大劳累使她郁郁易怒。帮不上什么忙的我动辄得咎,几乎每周末的探望都发生着压抑、爆发、求全、待我离程渐近才和解的往复。知道她太累,太苦,无处也无法倾诉才泄愤于我。我和她的头上都多了不知几茎白发。只能盼望着春节,这个相对长一些的假日早早来到。能回到家为照顾父亲出些力气,让母亲缓口气。

一年的工作差不多都忙到了头。然而,几则微博上的新闻忽然让我凝神——“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疑似SARS。”“可防可控,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已依法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

春天、病毒、人传人?十三年前非典爆发时,我已在上大学,记忆犹存的这些字眼让我产生了不少联想,警惕起来,更因为想到马上要乘高铁回老家,火车站里定然涌满乌泱泱南来北往的春运人潮,我决定趁午休去买口罩。

单位对面就是一家医院,街道两边散布着好些家药店。选了几个口罩,营业员说:“奇怪了,今天好几个来买口罩的。”

同事们看到问起,有几个也陆续去买了口罩,据说第二天,南昌许多药店的口罩已经脱销,起码这一条街道边所有的药店都挂出了口罩断货的纸牌。我想想不太放心,又去开了些奥司他韦和止咳药备着。再看“学习强国”上,也有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最近指示,标题里带了“疫情”两个字。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本该有的红火节日、熙攘市集都被戛然按下了暂停。

心情随着疫情而起伏,人传人、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封城、封路、隔离……一个个冷硬的词砸下,心发颤。被突袭病毒随机选中的荆楚大地上的人们,在此之前,如你我一般,寻常度日,有幸福喜悦的甜欢,亦有煎熬坎坷的磋磨,但终究都还循着那些常人必经的波澜起伏。

封城一个多月后,再回顾眼眶湿红的钟南山院士哽咽说出“武汉是一座英雄城市”那瞬,才懂得,这不是一句安慰与鼓舞,而是一位智者在预见了一场必然会发生的壮烈牺牲而生出的无限悲悯。

静。一种前所未见过的静,像一张无边巨幕,无际地掩过。漫卷了整个中国。一切平时熟视无睹,置若罔闻的熙攘消失。清晨、正午、傍晚……每一个时段,都静谧得如同一个醒不来的噩梦。人影、车流都默默地流淌进了他们的归所,处处店铺门户紧闭,只有偶尔匆匆而过救护车发出锐声呼啸。

与现实世界的静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网路上潮涌般的各路消息,逆行、逃逸、呼救、援助、敷衍、担当、一呼百应、同舟共济……浮生万象在一场疫情中翻滚。

春节假期史无前例地一延再延,忽然就有了一段凭空而降悠长假期,可以多陪陪父母孩子,但一想到这段假期的来由,却完全无法泰然地安享。

北野武评论日本地震说,灾难并不是死了两万人这样一件事,而是死了一个人这件事,发生了两万次,同样,就算病毒感染的致死率是统计人数里的百分之几,但落到每一个活生生的个体上,就是百分之百的巨大伤害。很多人永远地留在了这个冬天。很多的家庭,再也不会迎来团圆。那些追着驶往殡仪馆灵车的绝望哭喊,那些网络上卑微的孱弱呼救,叫我疼惜到梦里都在辗转。思绪纷乱,想到我故去的外婆,想到我的病父,忆起在殡仪馆、医院的种种痛彻心骨。那种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疼痛如切肌肤,贯通心脉,让我无法置身事外。满腔不知诉处的叮咛与安慰,把眼和心胀得酸楚。

从初时的惊慌失措,再到后来的无畏迎战,山东、浙江、河南、广西、辽宁、河北、江西、江苏……医护人员、建筑工人、司机、快递员、农民、商人、留学生、华侨、老人、孩子……每一个如你我般的普通人,不舍昼夜、呕心沥血、不计回报、把自己所拥有的技术、物资、爱与良善倾囊相授。

当中有太多让人不忍心歌颂的坚守和割舍,有太多令人热血沸涌的守望和相助。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出太阳了,依旧安静的一扇扇窗后次第招摇出一面面汰毕的被服,晾在干干净净的阳光里,花花绿绿地让人心定。翻到“基督山伯爵”的结尾,写着:“人类的全部智慧就包含在两个词中:“等待和希望。”

也许很多年后,我们不会记得这场战役中每一个抗击者的名姓,但投身这场战役中每一个人的良善和付出,那些于痛彻心扉中激发出的强大力量,我们却不应遗忘。这种力量会反哺我们每一个人,给我们温暖和前行的方向。每一个,每一个如你我一般脆弱而又坚定的个体,在这场战役中,每一个踩着每一个的肩膀,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等待一场灾难的尽头。

那尽头,透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