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善而生

发布日期:2020-03-26 11:33 信息来源:省水利厅 作者:姜丽敏 字号:[] [] []

新冠疫情这一粒时代落下的灰,先是蹑手蹑脚落在武汉,之后以超乎想象的凶猛传播,演变成了山崩,演变成生命不可承受之重,迅速将人间百态撕裂、扭曲、颠覆。随之而来的各路消息亦如尘土飞扬:有人感染、有人奔忙,有人造谣作乱、有人挺身而出……像一柄放大镜,疫情让我们看到平日里被掩盖的善恶交织。

纷纷乱乱错综交叠的影像里,总有一些人,他们一直努力做好自己,迸发出极大的温暖和良善,仿佛黑暗里的霓光。

服务他人,快乐自己

酒店老板姓尤,是个每日会在朋友圈里更新《飞鸟集》(手抄)的人,人称尤总,多年来,他经营的酒店在小县城口碑一直很好,生意一枝独秀。

之前,我们姐弟仨想让二老过个轻松愉快的年,我出面联系他预定了一桌年夜饭。1月22日那天,尽管对武汉疫情已有所知晓,不过绝大多数本地还自以为站在山的那端。是在单位的年终大会上,听领导严肃传达了防疫相关指示精神之后,我才开始心生不安,暗自犹豫。次日,当武汉封城消息传开,终于促使我点开尤总微信,嗫嚅着问可否退订年夜饭。又加一句“订金不用退,留着以后去消费”。很快收到回复:可以的!后边还加上了笑脸符号。

除夕上午,尤总更新了朋友圈:厨师在准备年夜饭、邀请了实力主持、准备的抽奖奖品……红彤彤的舞台、喜庆的大厅。

“除了我们一家,其他人会如约而至吗?”我不敢问出口。

此后几天,尤总朋友圈并无太多异常,所发多新年祝福,或疫情常识。

正月初三,画风终于转变——“门前的大道显得如此宽敞。响应政府号召,暂停营业,海鲜池的虾蟹鱼贝活蹦乱跳正等着您的翻牌。一律进价外卖,可供洗杀烹饪服务。”

心里好像被拽了一把,有些怅然。开饭店的,不就图过年这当口火爆一场吗?备下的鱼肉蔬果必是海量,这下可好,全砸在手里。

类似内容连续发了三天。为他的忧心也与日俱增。尤总的店,位置佳,排场大,租金亦不菲,能挺过去吗?

正月初七,尤总的朋友圈日记别开生面:

在广丰区妇联统一组织下,今天将店里的菜蔬洗净加工50份,运送至疫情物资发放点。如无特殊,疫情防控期间每日参加爱心活动!——服务他人·快乐自己

……                             

做个好医生

李医生在县城中医院工作,是我弟弟的高中同学。仗着这一层关系,我们家里谁有个头痛脑热都会第一时间咨询他。

熟归熟,平时和李医生见面次数却不多。特别是当疫情阴影的压迫步步逼近,不和医生见面,便是安好。

1月31日清晨,睁眼先刷手机,最上面的消息是李医生刚刚发的:“有人问我,你这么积极奔赴前线是不是为了升职加薪?我想说,我只是想兑现自己当年学医的初衷,做个好医生!”

——心“咚”地一跳。奔赴前线?李医生要去支援武汉吗?赶紧点开李医生的微信一探究竟。

疑惑很快被解开。看到头一天晚上,即1月30日21:12李医生的朋友圈动态是:“明天起赴广丰“火神山”医院,加油!希望后期保障尽快跟上,让第一线的医护人员没有后顾之忧。”

哦,此前线并非武汉,而是本地的新冠肺炎疑似病例排查诊疗定点医院。

却不意味着,迎接李医生的这场恶战不够凶险。

1月31日是李医生直面新冠病毒的第一天。下午16:20,见他发出忠告:“大家坚持坚持,不要出门,不要转发非官发消息,不传谣!相信不久就能打赢这场战役。闷得难受就想想我们医务人员,我今天值通宵班,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不能睡觉,从中午开始我就不敢喝水了……”底下配了一张照片,是他全幅武装成动画片里“大白”的样子。

当天,广丰确诊了首例新冠肺炎感染者。

2月3至4日,广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连续攀升,从3例到7例,从7例到13例。后知后觉的我,此时方知广丰自湖北返乡人员数量之多,竟达全市第二。

连日来,李医生未有片言只字。每每阅读关于医护人员的新闻,总不免联想他的处境。

2月5日下午16:06,终于看到李医生更新了动态:天气晴朗,是不是又想出去浪?都给我憋住,我不希望明天公布的名单上有你的名字!!!不听话乱逛的人对得起冒着生命危险上前线的医务人员吗?刚才有同事在发热门诊都累晕倒了!

2月14日这天,李医生在朋友圈里晒出一张和爱人的合影,配文如下:二十天没回家了,我的老“情人”啊,你还好吗?

截至这些文字写下之日,广丰已连续8日无新增确诊病例,已治愈病例8人。

李医生回家的日子,应该不会太远了。

……

人情还不完

32岁,癌症4年,化疗72次,快手主播……这场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把一个叫郑慧益的病人推到了大众视线里。郑慧益家所在的信州区沙溪镇,与广丰仅一水之隔。我与他在现实中未曾谋面,之前偶然在快手平台里关注过他。那时在网上仅仅是听他歌唱得不错,没想到他竟是癌症晚期患者。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病重的年轻人,今年春节过后,给上饶的部分医院、村民、乡镇、卫健委、派出所共捐赠了5万只医用口罩,多数还是KN95 A9801型口罩。

“我是2016年查出有直肠癌的,至今做了72次化疗,已经是癌症晚期了。” 新闻记者得知此事后去采访他,郑慧益就在家中的病床上。他身体虚弱,言辞令人动容:“现在赚钱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情还不完。”

“几年前在上海查出重病后,很多人把钱捐出来送到我家里。一天之内,就筹到了20多万元,年龄从20多岁到90多岁的都有。”郑慧益说,当初是那些爱心人士向他伸出了援手,社会各界给予他沉甸甸的温暖和支持,一直搁在心里。

早在新冠疫情蔓延之初,置身网络资讯大潮里的郑慧益预感到口罩会成为紧俏货,于是提前采购了5万只口罩。“我是做快手的,2016年生病以后闲来无事,就尝试做这个,因为歌唱得好,粉丝达到150万人。近两年,收入都达到百万元以上。”他告诉记者,这些收入,有一半拿出来做了慈善。郑慧益最后说,他想把这件事儿继续做下去,已经托人进口防护服,如果能再找到合适的货源的话,想捐给更多一线的医护人员。

……

窗外传来工具车轮毂滑过地面的声音。物业阿姨又来消毒了。她那张戴着口罩、额上的发被汗水沁湿的脸,能带给人心安。小区有上千住户,她每天要为楼道、电梯间、垃圾桶消毒两遍。

我在淡淡的消毒水味道里,记录下这些近在咫尺的真实故事,是想让自己记住,突出其来的疫情之下,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

一些人倒下了。更多人将继续行走人间。未来,我们的幸运,仍需仰仗于一个个“他”或“她”的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