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水文化 > 水之悟

一水流千年

发布日期:2020-10-15 18:01 信息来源:省水利厅 作者: 景德镇市水文局 胡婷 浏览次数: 字号:[] [] []

水,从巍巍九岭间,一路向东,绵延开来。

她,斜贯三境,尽展母亲河的柔情。

碧水涓涓,千秋流润。

从蒲陂到北潦闸坝,从乌石潭陂到洋河闸坝,从香陂到解放闸坝。

矗立千年的古坝,如同大地丰碑。

民以食为安。

地载天覆,土生万物。水稻是中国最为古老的农作物之一,据《史记·夏本纪》记载,“禹令益予众庶稻,可种卑湿”,表明公元前21世纪,中国人民就已经开始和自然作斗争,疏治"九河",利用"卑湿"地带发展水稻。

食以水为先。

“夏种冬收之谷,必山间源水不绝之亩”,孜孜不倦于观察并记录农业生产的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乃粒》中记载道。水润万物,水稻的种植离不开水源,如若“旬日失水”则死期至。如何最大限度利用好水资源,勤劳的中国人民从不缺改造自然的智慧,他们或开圳挖渠,引水灌田,或修建筒车,人力水车,提水灌溉,使得流水“昼夜不息,百亩无忧。”

被古人分流引作渠的灌溉工程发挥着怎样效益?

能否改变靠天吃饭的农业种植境地?

在宋应星的家乡,江西省奉新县,我们一路从历史和当下探寻着回答。

公元 1802年,嘉庆壬戌,江西境内遇大旱,久旱不雨,岁祲民饥,烈日曝秧烟焰起,干旱不断吞噬着良田,侵蚀着百姓的家园。没有庄稼的收成,灌区外百姓只能掘白土,剥树皮食之。江西靖安县的天香居士舒梦兰在《观音土诗》记录道“日暮荒厨无冷粥,一粒不到肚,食土之民色如土。”

但是,在潦河灌区内的景象则是另外一番天地。由于陂和坝的修建,许多高阜之田变成了种植水稻的肥沃之地。奉新县知县赵知希描述他所见到的状况,“原田每每,如纾之错,一水盈盈,如带之萦”,如果陂不在,则“自堰口至龙山约二十里,田万余亩尽成蒿莱。”

水灌溉着蒙昧走向了觉醒,河流在自己的身畔安顿下绵延至今的文明。

从云凝烟淼的九岭山脉奔流而来的潦河之水,一路经过千年古陂——香陂、乌石潭陂、蒲陂,哺育了周边的百姓。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古陂穿越千年,经过反复修建,现代化的解放闸坝、洋河闸坝、北潦闸坝依次耸立在潦河之上,将潦河引入到干渠、支渠、斗农毛渠中,丰腴的汁水,弯弯绕绕,源源不绝地输送到田间地头,滋养着奉新、靖安和安义三县的数十万亩农田,惠泽二十多万老百姓的幸福生活。

翻阅着潦河灌区的画册,里面一幅幅航拍照片里,沟渠纵横,草丰粮茂,被一道道沟渠划分成一片片的良田里,金黄的麦穗,深绿的麦浪,为大地披上了一条锦绣地毯。

锦绣大地的背后是潦河之水的哺育,是潦河之人的砥砺。                                   

 

1991年,江西范围出现罕见的大旱,其中,4~7月全省平均降雨量仅577毫米。在潦河灌区内更是将近100天滴雨未下,潦河水位急剧下降,干涸的农田嗷嗷待哺。没有充足的降雨量,怎样把现有的水源利用起来,如何分配好各个干渠的用水量,这可是关系到百姓生计的头等大事,潦河灌区的工作人员立马紧锣密鼓行动起来。

精准管理,精细分配。潦河工程管理局总工程师刘品章回忆道,当时,工作人员根据各个干渠的灌溉面积和需要用水总量,制定出一张“轮灌表”,采取“日灌夜不灌”的方式对灌区内农田进行灌溉,同时根据轮灌表,严格干渠的放水时间。为了争取百姓的认可,灌区工作人员将抗旱用水计划,印发至各个乡镇。

“这种时候用水可真是锱铢必较。”刘品章感慨道,不到4个流量的水源要灌溉着9万多亩田,为了更精确地做好用水管理工作,做好干渠和支渠口的流量控制,潦河灌区工程管理局的工作人员采用流速仪测流的方法,严格控制放水水量,保证上下游用水平衡。

一级控制一级,一级落实一级。潦河管理局监督干渠、支渠,村里管理着斗渠、农渠。就这样,有效地实行了计划用水、节约用水、科学用水。有了水,庄稼就茁壮成长,灌区的农民就有了好收成,灌区内的老百姓纷纷送来锦旗,“全心敬业,为民抗旱”“大旱之年,管水有方”烫金大字写满了由衷感激。

2019年,秋收时节,安义县鼎湖镇,一望无边的稻田里,沉甸甸的稻子压弯了腰,微风拂过,掀起一阵阵金黄色的波浪,还会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瞧!稻田发出了喜悦丰收的笑声。这片丰收稻田正是江西绿能农业发展公司在潦河灌区内种植的23800多亩农田。

2019年7月中下旬,天气持续干旱,江西平均降雨量96毫米,排历史同期倒数第一位。“水稻是用水量比较大的经济作物,如果没有充足的水源,我们损失将会很大。”江西绿能农业发展公司副总经理吴江说道,原来两万多亩农田丰收的秘诀主要在于水。

坐落在奉新县干洲镇的北潦管理站,主要负责北潦闸坝、洋河闸坝、解放闸坝的调度和当地的农业灌溉供水。从北潦管理站沿着潦河往西北一路驱车数十公里,横亘在潦河上的香陂展现在我们面前,建于清乾隆11年的香陂,此时,已卸下重担颐养天年,而其下游数公里兴建的解放闸坝,接替引水蓄水的历史重任,具有更高挡水和过水能力的气盾坝,能在短时间内充排,在枯期内蓄住水源,引出沟渠,保证农田的灌溉。

大旱之年保丰收,是潦河的水好,更是潦河的人好。

8月中旬,绿能公司农田灌溉遇到问题,新十五支渠位于西路村塘下组的地段被杂草、垃圾及杂物淤塞,出现上游水漫田、下游无水来的情况,得知这一情况,北潦管理站站长彭幼林立即带领20多名民工前往疏通,顶着40多度的高温,从早上7点到晚上9点,徒手对渠道里的杂草进行清理,使供水恢复正常。

彭幼华说,每年7、8月份是晚稻抽穗的时节,最需要用水,为做好用水管水工作,每日的巡堤必不可少,北潦管理站的7个工作人员,管辖着60公里渠道。每人每日巡堤将近十公里,几乎每日用脚丈量着灌区的面积。有的水渠在半山腰,堤宽只有50公分,刚好够一个人走过,夜巡时要格外小心。

“2019年的大旱对我们几乎没有影响。”吴江告诉我,因为灌溉用水有保障,至少避免了绿能公司五百多万经济损失。经历了2019年大旱,他们更有信心了,“今年我们在鼎湖镇又增加了3千多亩土地流转面积,油菜的种植规模也准备由去年的4000亩增加到今年的12000亩。”

来自大地的丰收喜悦,不止是粮食。       

奉新县干洲镇干垦乡种植椪柑的戴熙礼欣慰地说,虽然今年干旱严重,但有灌区内的设施,把水输送到田间,椪柑的丰收一片喜人。我问道,“每年经济收入能有多少?”戴熙礼没有直接回答,他笑着说,在灌区内进行农业种植已有十年,如今家里已经盖起了洋房,购置了汽车,生活是一片生机勃勃。说罢,戴熙礼骑着他的边三轮摩托车去田间巡视了。

在采访的路上,站长彭幼华一路如数家珍地介绍灌区的情况。“旁边也是我们灌区的灌溉范围内,你看,旁边这水田在养殖小龙虾,养殖小龙虾需要平整的水田。”我打趣道,“彭站长,你们灌区内特产可不少啊。” 彭幼华满是骄傲的说道,“那可多着呢,猕猴桃、油菜、棉花......”

有了千年灌区的保障,潦河两岸五谷丰登。汽车驰骋在路上,道路两旁,随处可见农民在地里、田里栽秧的忙碌身影,田间地头生机盎然。有了水的保证,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单调的生活之下是绿色希望,焦灼的季节便有了风、有了雨、有了庄稼地里丰收的欢笑声。

站在乌石潭陂的“潭中巨石”上,我看到,白鹭在天空盘旋,洲心小岛把潦河一分为二,夕阳像珍珠般嵌在堤坝上和映在水面上,晶莹剔透,熠熠生辉,潦河之水,裹挟着五彩斑斓的潦河石,奔流向前。

我深信,灌渠水的灌溉,流向田间地头,也流向百姓心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