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砂船“瘦身”记

发布日期:2020-01-03 10:58 信息来源:省水利厅 作者:谢小英 字号:[] [] []

盛夏。为获取河道采砂专项整治工作的“真经”,我前往樟树市。

樟树市,位于江西省赣中地区,为江西第一个全国百强县级市,因“药都”“酒乡”之誉而久负盛名。8月的天空,热浪滚滚,我们乘车来到樟树市水利局,在三楼一个墙面斑驳、房顶挂着老式电风扇的办公室,看到了我们樟树行的向导。与我们一道的省水政监察总队河道支队副支队长王明乐呵呵地向我们介绍:“喏,这位是樟树市水政监察大队的大队长邱晓军同志,他可是位老队长,在采砂管理这块可是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你们可得好好挖掘挖掘。”话语一落,邱队立马说:“欢迎欢迎,我们一定对你们的采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完,憨憨地笑了。一番话下来,一下就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随后,在邱队长的带领下,我们采访了樟树市水利局局长黄辉,了解樟树市近年来多部门联合执法开展采砂整治工作的情况。黄局长虽然履新不久,但对采砂工作如数家珍,“可以这么说,现在我们樟树市河道上没有一艘证照不全的采砂船,而且我们切割了73艘淘汰的采砂旧船只,没有发生一起群体性事件或者上访事件,未发生一起环保事故,可以说是非常安全、平稳又环保地实现了控船减量的目标。”黄辉局长自豪地说道。“樟树市这么顺利完成了大规模的切割旧船只,有什么秘诀吗?”我追问道。“这个嘛,我就卖个关子,让你们在接下来的采访中去寻找答案。”黄局长神秘一笑。

带着疑问,我们离开樟树市水利局前往实地探寻答案。


在赣东大堤上,堤坝的一边是宽阔的沙滩,堤坝脚下的沙土平平整整,一块一块规规矩矩列着队,上面种植了花生、豆荚等农作物,绿意盎然,让我误以为自己来到某个高山草甸上。堤坝的另一边则青草萋萋,果蔬繁茂,间或出现几个不规则的小池塘,映照出“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透过车窗远眺赣江水面,江面平阔,波光粼粼,阳光的照射下,仿佛有万千金子在闪烁。

据邱队长介绍,樟树市水系发达,砂石资源丰富,许多沿河择居的村民都以采砂为生,近年来,砂石价格水涨船高,更激发了樟树的采砂业和造船业,2016年,整个赣江樟树段以及袁河河道上的采砂船多达73艘,为历史之最!

过多的采砂船开采,使得赣江樟树段和袁河河道的砂石资源日益减少,因争夺砂石资源而引发的纠纷时有发生;此外,在73艘采砂船中有47艘存在不同程度的证照不全问题(无船名船号、无船舶证书、无船籍港、无采砂作业许可证),更为严重的是,拥挤的采砂船对江面的防洪、通航和供水都造成了巨大威胁。

采砂整治,迫在眉睫!

要解决问题,须从根源解决。樟树市市委、市政府直面问题,在2014年成立的樟树市河道采砂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基础上,2016年5月4日,成立了樟树市河道采砂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从市政府、水利局、公安局、公路局、地矿局、海事处、港航处、检察院、物价局等13部门抽调精干力量,对河道砂石“采、购、运、销”等主要环节实行全过程监管整治。强劲的合力,带来的效果非常显著,尤其是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紧紧抓住了“采”这个牛鼻子,让控船减量行动得以顺利开展。

如何有效控制“采”?我们从樟树市采砂办了解到,樟树市的主要做法就是以采砂船“切旧建新”为契机,对采砂船实施“瘦身”计划,以采砂船的“数”来控制采的“量”。



“瘦身”能够带来健美的体型,然而其背后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与坚持,樟树市采砂船“瘦身”背后的艰辛可想而知。

在采砂办,我们看到了每一艘切割采砂船的资料,按照编号,齐齐整整地放在柜子里。抽出其中一份档案,里面包含采砂船授权委托书、船主们签字画押的切割申请书、切割确认书、采砂船原貌、切割中以及切割后的照片。通过这些资料档案,我们可以推测出之前工作的艰巨。

“据我们了解,市里的补偿标准是切割一艘采砂船补偿50万元,加上废铁、发动机那些归船主自己卖,这些加起来有200万元左右,而新建一艘采砂船大概需要700万左右。你们是怎么做通他们工作的呢?”

从2014年开始由樟树市公安局抽调至市采砂办担任副主任的黄树平说道:“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嘛,刚开始阻力肯定是很大的。前期我们花了3-4 个月的时间做宣传解释工作,但总是吃‘闭门羹’,所以我们改变策略,早上5、6点就出门,趁他们还没出船的时候去。大家面对面谈,有什么疑虑提出来,我们当场解答;要是遇到比较棘手的,一时半会不好解释的,那就反复研究,有时候开会会持续到凌晨1、2点,直到拿出最合适的解决方案为止。” “前前后后,政府为切割淘汰过剩的采砂船提供了强力支持,共斥资约7300万元对淘汰切割的采砂船进行补偿;同时,成立市级领导小组,每个成员单位都明确了具体职责,在部门强力联合下,河道采砂联合整治‘拉力赛’得以顺利开展。”采砂办常务副主任彭小如进一步补充道。

但在切割了大约7艘后,越来越多的船主持观望态度,后续工作难以向前推进,这场“瘦身拉力赛”必须找到新的突破口。


下车,一个笑容满面的年轻人热情地向我们迎来。“他叫兰文俊,是个80后,别看他年轻,又长着一张娃娃脸,他可是许多船主的主心骨,是5艘采砂船的股东。”邱队低声向我们介绍来人,“他是个有故事的人,你们好好采访下他。”

兰总是个很健谈的人,思路清晰,娓娓道来。从他父辈开始就以河道采砂谋生,2004年他接过父亲的衣钵,开始从事河道采砂。靠着灵活的头脑加上为人仗义,许多采砂人都尊称他为“兰哥”,纷纷加入他的采砂事业,经过十几年的打拼,他和他的朋友们共同拥有了5艘采砂船。

就当他们谋划着再弄几艘船大干一场时,市里下文要整治采砂业,特别是众多的采砂船让樟树母亲河已经不堪重负,必须“瘦身”。兰文俊是个有头脑的年轻人,懂得与时俱进,很早就下载了微信,关注了很多政府的公众号,并且时常阅读新闻报纸,了解时政新闻。通过阅读,他知道了采砂船瘦身建新是势在必行的,但他还是很矛盾:一方面,他渴望长远发展,希望可以继续带领他的朋友们在政府构建的框架内依法经营,共享发展;另一方面,光是1艘采砂船就维系了几百户人家,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慎之又慎;且这些采砂船不仅是他们的谋生工具,也犹如他们的孩子,倾注了大量的心血,说切割就切割,心里总有道坎,加之切割和建新之间巨大的差价,他要如何去说服其他的股东?所以当采砂办的人来找他时,他要么避而不见,要么就打马虎眼,就是不开口同意切割。

邱队长不气馁,“堵”了多次终于堵到了兰总,推心置腹聊了许久,最后邱队长说:“你们不是有5艘船吗?那就先切割1-2艘,让你剩余的船继续经营,给你们时间造新船,等新船到位了,旧采砂船就全部完成切割。至于新船‘海事三证’及其他证的办理,你们要是遇到困难,我替你们去跑!”

邱队长的真诚打动了兰文俊,他回去后,立即召集他的股东们一起开了会,最终决定响应市政府号召,切旧换新。


2018年12月某个夜晚凌晨2点左右,寒冬腊月,天寒地冻。赣江樟树河段的土丘上趴着几个黑色的人影,当看到一辆采砂船缓缓从河里停靠至岸边时,他们矫捷地一拥而上,将人和船扣住了。原来他们都是采砂办的人员,他们已潜伏多日,就为了抓住偷偷作业的杨某。

杨某有一艘采砂船,之前通过采砂办人员的努力,他已经签署了切割协议并确定了切割时间,但由于那年冬天雨水天气多,一直没有找到合适切割的日子。按照规定,已签署切割协议的采砂船必须停靠至指定位置等待切割,停靠期间必须停止作业。

但杨某不死心,经常利用深夜,偷偷将采砂船开到江面进行作业,然后又偷偷将船开回至指定位置,他这种阳奉阴违的做法,获得了不少利益,让一些船主很是羡慕,跃跃欲试想效仿。

采砂办的人发现情况后,立即决定对其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打击,震慑其他有此想法的船主,并制定了“守株待兔擒杨”法,于是便有了前面的场景。

落网后,杨某狡辩说是因为很久没开船,想念开船的感觉,当采砂办人员手持记录仪来到船舱,掀开厚厚的遮布亮出了新采的砂石时,他无言以对,只能据实交代。

为了以儆效尤,采砂办第二天就将杨某的采砂船进行了切割。从那之后,那些想效仿的船主也开始收敛,当他们看到先切割的船主都得到了补助,又建新船筹备新的采砂事业时,他们再也不观望了,纷纷要求尽快切割旧船只,采砂船顺利切割完成也就水到渠成了。

采访的最后一站,我们来到了樟树市四图里砂石销售点,这是樟树市设置的2个集中销售点之一,规模最大。

邱队长指着远处的河道向我们介绍:“通过这几年的采砂整治,这条河不仅变得更加宽广,也越来越美了。樟树市也在谋划转型,我们市政府已经签署了‘河西港’意向书,致力于打造樟树——鄱阳湖三级航道,这意味着,未来几年,樟树将在水这块作一篇‘大文章’,属于樟树人民真正水里淘金的时代即将到来!”

夕阳下的江面,安静祥和,点点碎金闪烁,金色樟树,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