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老兵的水利情结

发布日期:2020-01-03 11:01 信息来源:省水利厅 作者:周振宇 字号:[] [] []

那个时代,苦难成为同胞们无奈的写照,为了活着,1948年,他被国民党抓壮丁,当了一名国军士兵。好在峰回路转,四个月后,他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编入第二野战军16军46师尖刀团——138团。

自此,他冒着枪林弹雨奋勇杀敌,7年多的战争生涯,出生入死参加大小战役十余场,屡立战功。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衬衫衣领轻轻拨开一侧,一块磨得失去纹理的皮肤清晰可见,如一枚“军功章”,刻在了他的身上,也刻在了共和国的功勋柱上。他就是江西省高安市大城镇洲上村的百岁抗战老兵——陈训杨。

国破、家亡是乱世留给含他在内的苦难中国人民难以忘却的创伤。出生于1920年的陈训杨,从小家境贫寒,在家中排行老七,他的六个哥哥先后被日本人杀害或被抓壮丁,全部一去不复返,家中仅剩下他这个小儿子。

1949年4月,为争取早日解放新中国,英勇的人民解放军决定以百万大军发起渡江战役。当时,长江风大浪高,上级决定成立一个300多人的“突击队”,率先渡江抢占渡口,为大军开路。加入突击队有三个条件,必须是党员、南方人、会游泳。三个条件陈训杨只符合一个条件,他是南方人,但不是党员也不会游泳。

陈训杨也知道,突击队实际上就是敢死队,生存下来的机会很渺茫。凭着一腔热血,立功心切的陈训杨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并被批准。

长江水汹涌湍急,民党军以70万兵力组织长江防御,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江。突击队的任务就是率先抢占渡口,打掉敌人的堡垒。敌人密集的炮火不断落在突击船周围,炸起冲天的水柱,长江上一米长的大鱼成片成片升起又落下。

战斗异常激烈,战友们不断倒下,生死对于他而言早已看淡,冲锋成了他的唯一选择。300多人的突击队,到了对岸只剩下50多人,陈训杨是活下来的其中之一。但由于江水寒冷,上岸后的突击队员绑腿上沾满了泥巴,又结了冰,增加不少负重,作战时被敌人击中,又有许多人倒下,直到占领对方的阵地,最后生存下来的突击队员仅有包含陈训杨在内的13人。

因这场战役,陈训杨荣获一等功,被授予“水上英雄”,并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他又投身到解放大西南战役、成都会战、抗美援朝等战役。在西南剿匪的时候,陈训杨的一只眼睛被躲在暗处的土匪用鸟铳打伤,虽然经过治疗恢复了,可也留下了后遗症。1950年,陈训杨又响应党的号召,随部队入朝参战,先后参加了朝鲜西海岸反空降、抗登陆作战、1953年夏季反击作战等。朝鲜停战后,陈训杨又随部队驻守平康、铁原前线。

1955年4月,他结束了浴血奋战的岁月,由国防部批准复员,部队首长的叮嘱成为陈训杨坚守一生的信条。

共和国抗战老兵、水利,常人很难将其联系在一起。“自己是一根筋,这辈子没文化,一生就干了两件事,

一是打仗,二是修水库。”这是陈训杨朴实的话语。

刚复员时,他被分配在县里从事林业工作。后来新中国开始了一场向大自然“宣战”、治理江河洪水、兴修水利的声势浩大的人民战争。当时,高安市(当时称县)被作为江西省水利建设示范点,陈训杨受命调至上游水库任施工团第三连指导员。在修筑大坝期间,他时刻以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身份要求自己,累活脏活抢着干,带着大家不分昼夜奋战在大坝上。

“那时完全是军事化管理,因为他担任我们连的指导员,所以他每天三点钟就催我们起床,然后同我们一起劳动,吃饭都是送到工地上去的。他总是最早出门、最晚收工的那个。”说起与陈训杨一起修筑大坝的情形,今年74岁的村民滕朝九回忆道。

在高安,陈训杨从来不提自己的战功,却依然赫赫有名。七十岁以上的高安人,只要提起陈训杨,个个都竖起大拇指:兴修水利大会战时,那可是一员猛将!

陈训杨的儿子出生的时候,工期正紧,无法及时赶回家,后来陈训杨给儿子起了个名字叫陈坝根。

陈训杨的儿子陈坝根说:“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末,高安县兴修的水利工程有上百个,绝大部分都留下了父亲参与修建洒下的汗水。 ”

那时,修堤筑坝全靠肩扛手提和独轮车搬运,但人心齐,泰山移。陈训杨从修碧山水库干起,修了一座又一座,最长的一次有半年没回家,吃住都在筑坝工地。

1958年,陈训杨被任命为上游水库施工团第三连指导员。在修筑大坝期间,他采取军事化管理,起床、开工、吃饭、收工都吹军号,筑坝大军每天斗志昂扬。

兴修水利,利国利民,造福子孙后代。陈训杨带领乡亲们没日没夜地修堤筑坝,为新中国建设添砖加瓦。在每个月的团部总结大会上,他带领的连队都是雷打不动的先进。

“1957年,我出生时父亲还在修堤坝,我的名字‘坝根’就是这么来的。”陈坝根说,因为父亲对修坝倾注了满腔热情,让自家孩子的名字都带上“坝”,三个妹妹分别取名为坝英、坝绿、坝凤。这或许就是那个时代朴实的老兵对新中国最朴实深层的爱。

从1956年至1960年间,陈训杨先后参与修建碧山、樟树岭、九龙、上游湖、锦惠渠等水库、堤坝,被评为县劳动模范,多次受到表彰。

陈训杨参与修建的上游水库,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旅游景点。在当时,上游水库不仅是高安最大的水库,还是当年全国60大水库之一。直到现在,上游水库依然是高安市河北片区灌溉水源地,高安城区一部分自来水水源也来自于此。

1960年,水利工程结束后,组织上将陈训杨调到黄沙苗圃工作,陈训杨却主动申请放弃了铁饭碗工作,回到大城洲上老家,当起了普通农民。

回到村里,植树造林、河流清淤……他事事干在先。他常对儿孙讲起过去战场的往事,然后哽咽着告诫家里人:“人啊,要懂得知足,我的多少战友尸骨都找不到,可我娶了老婆还生了孩子,有吃有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从1949年7月入党至今,正好70年,70年的风雨历程,见证了共和国的发展繁荣,也见证了陈训杨不变的入党初心与使命。虽然已经99岁高龄,但是陈老从未缺席过村里的党员活动,风雨无阻。

老人生活简朴,袖口磨掉的外衣穿上身,他却从不会忘记在胸前别上一枚毛主席纪念章,这或许是对新中国及领袖的热爱,但在后辈看来,这就是陈训杨身上散发的那像水一样的至高品性吧!

春风从70年前吹来,一路吹暖70年后的今天,含陈训杨在内的共和国脊梁们发自内心开怀大笑,笑迎新时代的今天和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