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的江湖

发布日期:2020-01-03 10:44 信息来源:省水利厅 作者:余瑶佳 字号:[] [] []

游走在江河湖泊里的砂,很久以前并不那么受人关注,它只是河流冲刷后,携带了历史的一抹风尘。

古时候,水上航道的通航意义非凡,水路是重要的交通方式,为了保持畅通,需要定期疏通河道淤积。那些沉淀在河床上的十年、百年的砂,随之起底,混沌的水面久久才能平静。

聚沙成塔,砂在量上的聚集往往能产生质变。六朝古都北京,经历了多少繁华依然不改颜色,故宫朱红琉璃相思灰,倒映了历史,透露着古人的雅趣。古代墙体多以糯米为浆,再以泥土混合,形成后的墙体坚固而具有防水的功能,对砂的需求量却较少。但如今,城市中林立的高楼大厦,速成的框架结构,无一不需要砂石这类大量的建筑材料。

南昌,水系发达,襟三江而带五湖。穿城而过的赣江,把这座豫章故郡、洪都新城一分为二。原本的城外漫滩——“鸿鹄滩”便是如今的红谷滩新区,它的变化见证了南昌这座城市的变迁。

红谷滩,一座在低洼滩涂上描绘出来的新城,在砂石的填充之上崛起的高楼群。老一辈的南昌人见证了红谷滩的华丽转身,当晨时的第一缕光掠过江面,挥洒在这群昂首挺立的建筑上,当华灯初上,秋水广场的音乐喷泉随节律起舞,近在眼前的摩天轮载满幸福,缓缓转动。红谷滩如少女般美得让人心动,成为南昌这座历史名城又一个商业中心。

夜色渐浓,江面上悄然荡起涟漪,此时,江底却已是暗流涌动。

河道上,林立的采砂船开始忙碌起来,硕大的黑灰色的船身霸道地拦在河中央,在短短的时间内船身便能沉至水平面之下,远远看去不知其形状。为了掩人耳目,它们总是昼伏夜出,夜晚幢幢黑影在河面上透着凉意,但在更早的时候,这样的采砂船更是屡见不鲜,昼夜可见。那些宝贵的砂石资源,就这样在江河的底部暗暗流失,没有规划,没有节制,不法分子肆意的掠夺,一度使砂石价格飞涨,漩涡越陷越深,他们更是把魔爪伸向了鄱湖,吞噬着它的光芒。

我在采访中了解到,治砂历史虽由来已久,但仍然屡禁不止。

母亲河忧患日深,保护刻不容缓。

面对顽疾,必须要拿出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气势和魄力,敢于亮剑,才能所向披靡。

南昌市联合治砂行动已然展开。

早在2011年10月,南昌市打破“九龙”的体制禁锢,调整成立新的河道采砂管理工作领导小组,实行了“统一经营、统一管理”,掀起了一场“依法治砂、县区联动、创新发展、长效管理”的专项治理行动,形成高压严打态势,向非法采砂这一顽疾亮剑,狠狠出击。

“明天九点集合,前往新建三洲头执法点实地查看。”消息来自省水利厅水政总队的小胡。

“收到。”看到微信上弹出的信息,我立即回复,这是我们此行采访的第一站。想着来之前了解到的采砂乱象,我久久不能入睡,对明早的行动满怀期待。

新建三洲头集中执法点设置在一艘趸船上,何谓趸船?听小胡介绍,就是一个临时的水上停靠点,用来办公驻扎。“趸船可不是所有的执法点都有哦。”此时的我还不解其意。

靠着趸船停泊的几艘快艇上,有的工作人员穿着白色制服,有的是蓝色,有的是绿色,都在忙碌着。新建区水政大队长陈超接待了我们,他介绍,“自从接到省里九部门开展河道采砂联合整治行动的文件后,这些海事、水政、水上公安等几个部门的兄弟们就聚在了一起。每天24小时值班,连过年都在一起。”

“这可真是比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还长,可这么多部门在一起,执法行动会难以调度吗?”在惊讶于他们时间长工作的同时,我也对联合执法的难度抛出了疑问。

“市政府成立了采砂办,区政府也成立了整治行动工作领导小组,九部门在政府主导、统一调度下,接到举报或者线索,马上就开展行动,各司其职。”他解释。

听陈队介绍,新建区联合执法卓有成效还与“智慧”有关。

“新建区境内河道执法水域有点多、线长、面广的特点,赣江段、锦江段河道总里程就达到了115公里之多。仅靠这帮兄弟们的日夜巡防,难以做到无死角监管。算是急中生智吧,我们开启了一种人防+技防的‘智慧水政’新模式。”陈大神秘一笑。

陈队带着我们来到位于新建区水政执法大队的视频监控中心。只见一块块清晰的显示屏拼在一起,每一块上都显示着三到四个水域范围,仔细看中间的一块屏幕,这不就是我们刚刚去的三洲头嘛。在工作人员拉近、放大之后,船上的人眉眼都清晰可见。

“自从有了这个河道采砂智慧监管平台,我们就像多了一双天眼,形成监控执法、锁定疑似目标、下达指令、现场核查、调查询问、立案调查的一套平台操作和现场执法新模式。对采砂作业也可以做到实时监管。”陈大把这套平台的“智慧”之处展示给我们。

“这套系统可真了不起,花费应该不少吧!”我问道。

“多亏区政府的重视,投入了650万建立这套系统,给我们的工作开启了绿灯。”陈队哈哈一笑,脸上洋溢着自豪。

这样的条件和技术手段在南昌的各个县区并非达到全覆盖,比如我们采访的下一个点——南昌县厚田集中停靠点就没有,但采砂整治工作却各有特色。

烈日炎炎,户外温度已逼近40摄氏度,远远望去,河岸边泊着十多艘大型采砂船,有一艘已经歪斜着身子躺在沙滩上,盘旋交错的吸砂管上布满了铁锈。紧靠这艘搁浅的船,有一间临时搭建的简易房。驻守在这里的工作人员老张把我们迎了进去,两张高低床、两三张凳子、一个电风扇,仅此而已。陋室虽小,但我知道,越是这样艰苦的环境下,越有值得记录的故事。

厚田集中停靠点是南昌县重要的船舶集中停靠点之一,每一艘合法的采砂船进出都必须登记,每一艘非法采砂船查扣后集中停放在这里,等待切割。小胡告诉我,几个月前她来的时候场面比现在壮观很多,几十艘非法采砂船全部集中起来,黑压压一片。在水政总队工作的她,对全省各个地区的治砂情况都熟稔于心。

“是啊,厚田是个天然的港口,停靠很方便,非法采砂船进来了就别想着出去,全部在我们的管控之中。”老张解释,“2018年以来,我们水政大队联合水上公安办了九起非法采矿的刑事案件,刑拘、判决了不少人。”

“南昌县在行刑衔接方面走在全省的前列,借着扫黑除恶的东风,主动出击,破了不少大案。”小胡接上老张的话,“光是4月份,就清理了非法采砂船21艘,切割了3艘。”

“真想看看切割的场面,一定很壮观。”我好奇道。

“那是,一艘能装几十吨砂的船,机器一切,全成豆腐块了。就是要断了它们的触角,让这些不法分子没法子卷土重来。”老张的语气严肃起来。

这些昔日在江河上横冲直撞的采砂船,如今即使在烈日下一片暗哑。

联合治砂,源头已经管控,经过层层流转后直接进行分销的砂霸问题是否也同样遏制了呢?

带着疑问,我们来到了下一站——南昌赣昌砂石有限公司。

在国集砂场,采砂船正在规划好的砂场进行作业,岸边的工棚内机器对砂正在进行着分类,跟随着传送带,一袋袋经过分筛、称量、封口后的砂产品整齐地装车,准备运往市内的各个配送中心。

在我们惊讶于传统的“砂”,经过包装也能高级起来的时候,领着我们参观的配送中心主任熊明介绍,“我们就是要改变传统的观念,提供保姆式配送、保安式服务,送砂上门时,给每一位顾客最好的服务。”

比起砂霸的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漫天要价、缺斤少两,赣昌公司诚信经营,既在服务上做到了优质,又在价格上具备了优势。

“‘平价砂石进社区’是政府的一项惠民工程”,熊明介绍,“我们长期保持不变85元/方的到户价,为了降低居民用砂价格,甚至削减了25元/方的装袋费用。”

“企业在意的不该是利润吗?”我问道。

“不错,但也得揣着民生啊,我们是政府牵着手长大的孩子,必须要有企业良心。”熊明笑着答道。“我们的目标可不止于此呢,‘平价砂石进社区’的扩张还在持续,二期建设中的新建区配送站及南昌县配送站已完成项目选址和工程设计,新建区配送站的建设本月即可开工。我们要把服务推广到整个南昌。”

傍晚的赣江上,我看到落日的余晖在水中倒映,两岸堤防稳固、岸绿景美,蓝色的水环绕着绿色的城,安详静谧。这里再也没有肆意采砂的船只横行,砂再也不是利欲熏心者的筹码,而是如同这朗朗乾坤一般,自有它的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