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散不由砂

发布日期:2020-01-03 10:42 信息来源:省水利厅 作者:占雷龙 字号:[] [] []

砂,石之细碎者,看似有形却聚散无常。

每个人的童年,大概都伴随着某块并不起眼却记忆深刻的滩涂。虽并不一定都有阳光、椰树、帆船,但有的是伙伴、欢乐、回忆,还有在成人世界中不易寻找的自由。

砂,原本平凡而自由。

它无需被关注,更不希望被哄抢,也不曾想过有人会拿它与黄金作比较,玩命采集后将它运往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地方。想着自己离开后河水与大地被迫变了模样,看着长大后的小伙伴们因贪婪而冲突,着实让它痛苦而无奈。

有个地方,前些年让它苦不堪言,现如今,却变了模样……

 

九江,简称“浔”,是一座依水而生的城市。它是江西省内唯一通江达海的外贸港口城市,是联结全省与长江开发带和沿海开放带的“北大门”,所属九江港是长江流域十大港口之一,年客、货运量分居长江各港口第二位和第四位。

九江流域还涵盖鼎鼎大名的鄱阳湖,这座国内最大的淡水湖是长江的重要调节器,年均注入长江的水量为1450亿立方米,约占长江径流总量的15.6%。因此,鄱阳湖水量的大小、水质的好坏,对于保障长江中下游水生态安全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也正是因为水域广阔,这一带河湖采砂现象在上个世纪80年代便已开始。2000年长江全面禁采后,九江水域尤其是鄱阳湖无序采砂现象日益严重。据不完全统计,采砂船、运砂船最多的时候,有数百条功率强大的“吸砂王”、几千条来回奔波的运输船以及数量无法统计的小型挖砂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采砂产业链,江河湖泊上呈现出“百船大战”的混乱局面。无节制开采导致砂石资源普遍超范围、超量,同时也滋生了较大的不稳定因素。沿岸的居民回忆,“晚上鄱阳湖一些水域犹如热闹喧嚣的不夜城一般”。

暴利,无疑是非法采砂者趋之若鹜的根本原因。砂石运至上海等发达地区,最高时价格可翻出4倍有余,一度被鄱阳湖区的当地人称为“水中海洛因”。又因过去只有惩罚措施而刑事追究不重,造成一些胆大的“砂老板”顶风作案,毕竟在他们眼中“违法成本真是太低了,相比之下罚款的性价比还是挺高的”。

但是,采砂对生态的破坏实在是太大了。永修县吴城镇沿岸的村民们都门儿清:功率几千马力、两三层楼高的"吸砂王",一次作业可在水底吸出60米宽的大坑,功率更大的甚至可以将水下100米直径范围内的砂石吸个精光。超量的开采,导致河床严重下切,直接影响江河大堤和跨堤建筑物、水系航道、渔业生态等安全。

乱象,不能坐视不管。进入本世纪以来,针对鄱阳湖流域非法采砂进行的打击行动已有多轮,但一直难以跳出“打击--反弹--再打击”的怪圈,似乎一直在绕着圈子死循环。

咋办?

十年磨一剑,绿岸还复来。

坐在快艇上看着这条九江长江最美岸线,你很难想象这场景跟我刚才描述的有半点关系,“画风”貌似也转得太快了,我欣赏着眼前的美景有些晃神。

“雷龙,发什么呆,你们这次主要是来看联合治砂的,前面就有条废弃的吸砂船,开近看看去。” 九江市采砂办李奥拍着我肩膀说。

“好……咦,我怎么看见船上还有人,不是大白天在偷砂吧,你们工作没做到位哟。”我打趣道。

“哈哈,绝对不可能,我们这你要发现一个非法采砂的现场几乎不可能,更别说白天了。”李奥拍着胸脯保证。

靠近吸砂船,水上联合执法队员用扩音器询问船上人员情况。船上的人用力摆手,大声说着我听不太懂的方言,显得很紧张。

“原来是虚惊一场,船和人都是安徽的,我们巡查的这片区域也属于安徽交界。这条船锚出了问题,他们正在将船固定。为防止出现情况,我们刚刚也通知了安徽那边。”执法队员向我简要说明。

“你们这威慑力很强啊,船主见到你们都很害怕。你们这些年到底是如何整治的?”我问道。

“我们的工作是得到水利部肯定的……”李奥自豪地说道。

九江的河道采砂整治工作是从2009年5月真正步入正轨。为有效治理乱象,九江市发布《关于鄱阳湖采砂统一管理的公告》,印发《鄱阳湖采砂统一管理的实施意见》,标志着鄱阳湖九江水域河道采砂依法、科学、有序时代的到来。

为此,专门成立了市河道采砂管理领导小组,由市领导任组长,水利、公安、海事、港航、财政、监察等部门为成员单位,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市采砂办),并组织相关职能部门执法人员集中办公,采取24小时工作制,这也是执法队的雏形。

2012年7月,正式成立了河道采砂管理局,与市采砂办合署办公,进一步加强了管理力量。

2013年12月起,对全长152公里长江九江段实施河道采砂综合整治。构建了赣鄂皖三省采砂管理区域合作联动机制,建设了长江综合执法基地,组建了长江联合执法队伍,清理取缔了沿江星罗棋布的非法砂石场,规划和筹建沿江砂石集散中心。

2015年3月,在经过一年多综合治理和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市政府通过了《九江市长江河道采砂船舶(机具)切割淘汰工作实施方案》,实行对符合切割淘汰条件,在规定的时限内自愿申请、签约、切割的采砂船主给予一定补助的政策,直接对没收的“作案工具”实施切割。

2016年,九江长江河道采砂船舶(机具)切割、拆解工作全面完成,标志着九江长江河道基本消除困扰已久的过剩采砂船问题。

 

2019年,江西迎来了最强力联合治砂!

4月,江西省水利厅印发《江西省水利厅等九部门关于开展河道采砂联合整治行动的通知》,联合省人民检察院、省公安厅等部门严厉打击非法采运砂石行为,深入推进采砂行业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决定开启为期九个月的联合整治行动。

“这次行动可以说是彻底断了他们的路,结合扫黑除恶,打击力度也特别大,也许还有些零散的偷砂个例,但没有谁敢冒头。”李奥介绍。

其实,早在联合行动之前,偷砂者就被打击得“奄奄一息”。去年,九江长江执法队与鄱阳湖执法队就相继展开了“雷霆2018”、秋风行动等一系列打击活动,将一大批违法犯罪人员移送司法处理。其中,单在2018年7月的行动中,就将6人刑拘、4人批准逮捕、1人取保候审、4人移送起诉。如今,借着扫黑除恶的“东风”,正在锁定并深挖可能存在的“保护伞”。

笔者接触了几名过去偷砂的村民,谈起联合执法队仍是心有余悸。“联合行动,简直就是偷砂者的‘百慕大’,根本没有漏网的可能。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执法队神不知鬼不觉就登上你的船,先断动力,控制人员,情况当场确定,处罚马上跟着来……”。

说话间,一行人来到一家“造船厂”。

现场转了一圈,完整的船一艘没看到。

“啥情况呀,不是造船厂吗?怎么一个完整的家伙都没有,难道是废船拼接?”我不禁问道。

“哈哈,你可能不了解,这家船厂的分解技术比较好,吸砂船在这儿处理以后能卖个好价格。”李奥笑道。

“看来花了不少力气,你们也给了船主不少赔偿补贴吧。”我分析道。

“现在可不是这样,过去有这个政策,现如今他们来这边切割都是主动自愿的……”李奥说,以前,总有人想着把船开出去偷砂,趁不注意再开回来。后来随着执法力度不断加大,惩治力度逐渐严厉,不少人判了刑,也赔光了钱,就基本没人敢那么做了。随着今年的9部门联合行动,船主们发现再耗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干脆主动到采砂办“投案自首”,要求切割船只变卖。这才多久,就有50多只船在这里报备,一时间切船的比造船修船的生意还好,甚至远在鄱阳的船主也选择来这里现场分解。

天罗地网,如今一统“江湖”;

联合治砂,果真成效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