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 缘

发布日期:2020-01-03 10:40 信息来源:省水利厅 作者:孙丽君 浏览次数: 字号:[] [] []

黄昏前赶到永修吴城。翻过最后一道圩堤,鱼虾、水草和湖泥混合的腥气顿时扑来,搅动着人的嗅觉。眼前就是鄱阳湖,脚下穿行的,是鄱阳湖的网红新景点——吴城水上公路。太阳缓慢地西垂,投射出远处沙山金红色的光。

河流,为两岸以及这座湖泊繁衍了无数生命,一并带来巨大财富:海昏遗址、候鸟王国,国际湿地,看不厌的渔舟唱晚,闻不够的稻花飘香……河流,也载来了数不清的砂石。经济步伐加快后,百业俱兴,小小砂石拥有了广阔舞台。

河湖昼夜不息地流淌,用母体盛放的乳汁,无私浇灌着沿河滨湖的儿女。善意的人们开始反哺,为河湖护坡固岸,植草披绿,投放鱼虾蟹苗,清除垃圾杂物。另一些人则在贪欲的驱使下偷采砂石,透支并啃噬喂养自己的母亲。

《自然》杂志有评论文章称,全球每年大约使用320亿至500亿吨砂石用于建筑、制造玻璃及电子产品。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还在不断研发出砂石的新用途。经济社会的发展,各类基础设施建设的提速,建筑业等行业的用砂需求大增,都助推了砂石价格的暴涨。

金属矿、煤矿等多埋藏于地下,开采前需要探明矿藏,开凿情况复杂的矿井。即使是开采石矿,也要采用爆破等技术手段。相比之下,采砂的技术难度约等于零,低水位时甚至可以实现露天采挖,只需直接运输即可。火爆的市场需求、节节攀升的砂价、开采的便捷,让砂石成为非法投机者的“众矢之的”。

人们脑海里充斥着唾手可得的暴利,开始了疯狂的攫取,而忽视了它也是属于国家的矿产资源。有些人利用锹铲小打小闹,有些人带着机器大采特采。甚至有人戏称,非法采砂风险比酒驾低,利润比贩毒高。

鄱阳湖内,无序开采后留下的深坑容易聚集鱼虾,吸引着江豚前来采食。湖水骤退后,困在坑内的江豚和鱼虾则归湖无路,九死一生。修河、潦河之上,沙坑卷起湍急的漩涡,令过往行船避犹不及。最怕的还是入秋水退,一个个窟窿、一道道伤痕暴露出来,千疮百孔,触目惊心。 

河水,一路抚摸着修河与潦河绵延的河床,发出近乎呜咽的水声。

人道是“装不尽的吴城,卸不完的汉口”。走在千年古镇吴城的麻石街巷里,确实需要一些想象力,去还原它曾经作为江西四大古镇之一的繁华。但只消把脚步向湖边挪一挪,从望湖亭上极目远眺,赣江、修河、饶河穿境而过,三水交汇由此处注入鄱阳湖。见到这浩浩汤汤、辽远开阔的气势,就很容易把它和曾经的江南水上交通枢纽、江西最大水上物流集散地联系在一起,也不难捕捉到“洪都门户”的遗韵。

码头上,新旧两块石碑都刻着“修河吴城自然保护区”的字样。上岸入湖,必然会经过大幅的“修河下游三角帆蚌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功能区划图”,图文并茂,让我这种常年待在岸上的“旱鸭子”,知道了不少珍稀名贵水生动物的名字和模样,更了解了这片水域对贝类、鱼类产卵、索饵以及越冬的重要意义。

对面民房的门脸上,赫然挂着蓝色的广告牌:观鸟咨询。很显然,广阔的湿地和丰富的水产,吸引着品种丰富、数量庞大的候鸟,进而吸引了趋之若鹜的观鸟者。

对于森林而言,树木生长的速度永远赶不上砍伐的速度;对于臭氧层而言,漏洞修复的速度总是赶不上破坏的速度;对于河湖而言,砂石形成的速度也永远赶不上开采的速度。码头正对的湖面上,停泊着执勤的快艇,渔船沿岸线一字排开。如今,这里成为江西省打击砂石盗采的重要水域。

县域内,鄱阳湖、修河段全面禁采,潦河按规划有序开采。所有的信息,都指向一件事——生态。

2018年,欣闻江西成为全国三个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之一,永修县委县政府组织召开会议,在征询相关部门意见之后,要求成立环境侦察大队。同年4月,永修县成立了由水利牵头、公安、渔政、林业等部门组成的综合执法队伍,从此与砂结下不解之缘。

可以想象一下,仅有18人的综合执法队伍,需要守护界内修河96.8公里、境内潦河27公里、县域内鄱阳湖流域面积383.5平方公里的水域范围,点多、面广、线长、人手少,执法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难点不止于此。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盗采人员可谓绞尽脑汁。部分有组织进行盗采的人员,专门派人对县水利局大楼和水政执法车辆进行跟踪、站岗盯梢,通过“反侦察”、打时间差等手段实行盗采。还有一些盗采,则故意选在县区交界处,一旦执法人员出现,立即逃窜到相邻县区的水域,借此躲避打击。

人手有限,就采取集中执法。全局的水行政执法监督检查、水行政执法处罚等职能全部纳入综合执法大队职责中。执法职能集中后,从水行政执法力量,到水行政执法效率、水行政执法巡查力度,都得到了明显的增强和提升,一改过去重复检查、重复执法和执法力量单薄的窘境。力量薄弱,就加强纵向、横向联合执法。积极争取县政府支持,与相关部门加强联系,组建联合执法队伍,对一些难点、重点问题进行集中整治。同时与相邻县区加强联合执法、互相通报。

遇到重要的案件,县水利局长罗睿总会熬到半夜,亲自带队突袭;为了摆脱盯梢,大家常常会不约而同地“私车公用”;为不打草惊蛇,环侦大队的熊健大队长、大队长王仪邢带病坚持工作,吴秋副大队长带人埋伏在河边小树林里,强忍住蚊虫凶猛的“围攻”;巡查路况由不得挑肥拣瘦,法规股长何洪云穿着皮鞋,还是被铁钉刺透扎伤。

迄今为止,这支年轻的队伍,以铁一般的纪律和手腕,严厉打击鄱阳湖非法盗采6起,扣押处罚采砂机具非法移动8起。打击运砂船、非法运砂600余起,打击修、潦河盗采130余起,车辆非法装运砂石60余起,非法收购销售10起,现场驱离村民70余次,移交涉砂刑案6起。协同交警对盗采三轮车无证驾驶行政拘留5起。积极向县扫黑办提供线索两条,调解水事纠纷10起,强行切割、解体盗采隐形泵1艘。成立仅三个月,就杜绝了县水域机械设备下河盗采。有效的震慑了水事违法行为,维护了良好的水事秩序。

人民路198号,红漆木门,充满了生活气息。外人很难猜到,这里就是县水利局水政监察大队吴城中队、河道采砂联合执法队和鄱阳湖水域联合巡逻吴城执法点——我们来时,原来租用的办公点正准备拆迁重建,办公室于是迁到了这幢民居。

虽是临时办公点,里面却布置得整洁温馨,一楼卧室并列摆放着一排单人床,二楼“雅间”的单人床,专为胡水琳、邓洁健两位女士准备。用何洪云的话讲,一线执法,水利局的“女汉子”们也不例外。

女水政监察员,合着整个江西省也少见。别看她俩平时嘻嘻哈哈,也爱美也爱娇的,工作起来挥洒的却是一股子“拼命三娘”的泼辣劲。文擅长打字造表,武胜任下湖押船,难怪当初何洪云当宝贝一样,费尽心思把她俩从局人秘股“挖”过来。

执法是坐不了办公室的,得要常年在湖上跑着,湖边守着。遇到非法装运船只,依据江西省河道采砂管理条例自由裁量权先扣押再调查取证处理。

队里请了位本地人烧工作餐,大家都亲切地喊她詹姐,相处日子长了,和他们成了知冷知热的亲人。除了家人和局里的领导同事以外,最心疼他们的就是詹姐。看着这群年轻人经常通宵达旦、饿着肚子巡查押船,夏天逃不开烈日台风,冬天躲不掉浸骨的湿寒,她总是想方设法把饭菜送去船上;人手不够时,喊一声,她就会麻利地把手头的事情忙完,帮忙协调联络,还会赶去陪执法队员一起守船。

活了半个世纪的詹姐,经过各种各样的事,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心里盼着鄱阳湖和吴城能变得越来越好。什么样的人值得她掏心窝,这位大姐,心里透亮得很。

像詹姐这样支持他们的群众不在少数。白槎镇建新村距离庐山西海景区不远,这些年依靠旅游带动和新农村建设,村容村貌有了很大改观。可半夜里,偷运砂石的车从村里“轰隆隆”碾过,扰民的噪音和洒落一地的砂土,总让人恼火不已。村委会书记周德清更看不惯:放着正经的营生不做,来干这种违反法律、为害后代的事情,怎不让人心焦?想制止,心有余而力不足。

为此,县水利局的罗睿局长向上争取了200万元,按每个乡镇5万元的标准发放,专门用于打击非法采砂。重点乡镇积极配合起来,挖路、拦截、设置路障,切断盗采的重要运输线。瞅准时机,各村委陪着执法队员们,走村入户开展普法宣传:砂石也是国有资源,盗取国家矿产资源,轻则罚款,重则拘留、判刑。真实的案例摆在面前,老百姓很快便明白:一人犯法,败坏的是全家的名声,也会殃及今后参加公考、参军入伍的孩子。

教化之下,民智渐开。盗采有收敛之势,摇摆不定的观望者不再瞧着眼热,正直群众打来的举报电话更是明显多于过去。

在路上,何洪云给我们讲了件怪事:修河旁有个村子,共几十户人家。前不久,村里在外打工的村民基本全都返乡,而且家家户户都到镇上购买了(农用)三轮车。

水利局很快查清,这些新购置的三轮车无一用于农活,都只为偷采偷运砂石。农用三轮车运力虽小,但几趟下来的收入,对普通人家来说还是非常可观。甚至乎肩挑手提,获利也不可小觑。执法队员们形象地称之为“蚂蚁搬家”。

原来,在国内非法采砂极其猖獗之际,九江市政府果断实行采砂统一管理,以雷霆手段极大震慑了非法采砂行为,有组织、上规模的非法采砂都难逃法律的严惩。永修县联合执法队成立当年,本地的大型机械盗采及运输就已被全面遏制,打击重心迅速转为小规模的旱采。

“蚂蚁搬家”者,自以为钻到了法律的空子,够不上立案,便更加有恃无恐。而执法队清楚,打蛇打“七寸”,打击盗采,必须要打到痛点。这个“七寸”,左不过是个“利”字。而法律,就是最好的打蛇棍。

联合执法后,公安、法院和检察院都纳入进来,最大的好处是法律武器运用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也更加有力了。他们认真研究解读,发现新颁布的《江西省河道采砂管理条例》,增加了对盗采车辆的处罚规定(以前只限于船只)。据此,他们对盗采的三轮车予以1万元以上的处罚,并没收非法所得。何洪云说,打击三轮车及非法装运,这应该算是在全省开了先河。

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修改的《关于非法采砂和破坏性采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规定的解释》自2017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后,各省对非法采砂入刑门槛进行了重新认定。检察院刘建华副检察长说,作为司法人员,要随时紧跟上级法律条款的学习,如果不了解,那么就不敢打击犯罪,更无从维护永修的生态建设。

只要有法可依,就敢于执行。如今站在县水利局的院内,一眼望去,原本空阔的大院变得有些拥挤,里面停放有数十辆用于非法采运砂石的摩托车、农用车和挖机,甚至还有几艘铁船。这些都是打击“蚂蚁搬家”式盗采的战果。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眼见着恢恢法网疏而不漏,再想到一不小心还会贴上车钱、赔上自由,返乡的村民便四散而去。

从鄱阳湖折返,抬眼间,云朵悬浮在明净的天空中,离水很近。湖心是一丛又一丛漾开的芦苇,小巧的白菱花拱出水面,大串大串的野菱角则在水下盘根错节,密匝匝的水鸟飞来一群又一群,欢唱着,忙不迭地踩在叶片上啄食。

冬候鸟即将拉开季节的序幕。大湖之上,绿意四野奔涌,黄砂覆盖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