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流云在—一位老水利人的自述

发布日期:2019-12-17 08:54 信息来源:厅办公室 作者:杨丕龙 字号:[] [] []

水是世界上最为奇特的物质,它无形、无色、无味,它有情、有义、有利。愚者怕,智者爱。一部伟大的中华民族发展史,就是一部伟大的治水史,千百年来,积淀了厚重丰富的水文化,启迪着无数的水利人,能与水结缘,是人生一幸事。         

一九五九年九月的一天,江西省广丰县杨家村一户农家,一个男婴呱呱落地,算命先生说男婴命中多水,父亲便给取名丕龙,丕是辈份(意:大),龙治水。

在我幼年的记忆中,屋后一座大山,房前一片稻田,远处一条小河,河上一座陂坝,水从坝上日夜不停往下流淌,夏日里孩童们光腚在坝前嬉水,秋旱时大人们加高坝引水灌田。在我的幼年认知里,水和空气树木一样亲切,和小伙伴们一样可爱,天天与其和谐相处,其乐融融。直至那一天,水变了一副模样。

那是一九六九年夏天的一个夜晚,乌云密布的天空,瞬时下起了雨,雨一直下,越下越大。第二天天还没亮,我被母亲激烈地摇醒,原来屋外已是一片汪洋,水已经淹进房屋了。小孩子起初不知道害怕,看着水就在脚下,还觉得挺好玩。随着水越涨越高,家里柴灶火被淹灭,蛇鼠因洞穴被灌到处乱窜,一件件家具浮起来,木仓里赖以活命的谷子转眼就打了水漂,而这时我们却只能瑟瑟呆在屋后大山粗陋避险的地方,兄弟几个这时才感到害怕。傍晚时分,大水退去,家里一片狼藉,土坯房墙基被水泡软,墙体多处裂开,房子摇摇欲坠,大人们个个愁眉苦脸,就快无房可住的孩子心里,渐生绝望的忧愁与恐惧。此后,我再面对水,便不全是单纯的欢喜,时不时会设计些天真的情境:要是下大雨前有人告诉我们就好了,要是上面有人把水挡住不流下来就好了,要是我真是一条能治水的大龙就好了……

一九七七年夏,国家决定恢复高考,当时已是小学“赤脚”老师的我,又兴奋又担忧,兴奋的是上大学只靠成绩不靠背景,人人平等;担忧的是参加高考的人太多,身边我的老师和我的学生,他们都会参加,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能冲过去,成功突围吗?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参加了高考,填报志愿时,期待政策照顾,一溜儿填的都是 “师范院校”,憧憬着能成为一名“吃公粮”的人民教师,谁知后来竟被从没听过的“华东水利学院”录取,成为一名水利院校的学生。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安慰自己,大学学什么不重要,只要能跳出“农门”,将来毕业有工作就行。入学后,掌握到许多水知识,接触到许多水工程,慢慢地体会到人只要掌握某些技能,是可以把“水害”变成“水利”,让水为人类造福的。细细一想,这样的学校,这样的行当,不就是我幼时的梦想吗?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学好这门本领,让家人乡亲免受洪水之苦。

四年求学,我的思想和知识得到了极大的丰富,熟知了我国古代治水先贤大禹、李冰的事迹;见识了中华民族母亲河长江、黄河的壮观;明白了我国土地辽阔但南方水多北方水少的道理;看到了古今优秀水利工程都江堰、葛洲坝的雄伟;学到了治水建工程的知识;懂得了如何让水为人类造福(灌溉、发电)的技术。对水,我早已不再恐惧,我无比期待“大龙治水,豪情满怀”那一天的到来。

一九八二年初,我大学毕业,分配回我省宜春地区计划委员会工作。当时,计委是政府的综合部门,管的事广,权力也大,是很多人向往的部门,但对这个去向我却有点失落,因为尽管工作中会有一些水利事务,但从技术层面来看,只是些“皮毛”,谈不上与所学专业对口。为此,我多次到地区水利勘测设计队谢陈锡队长办公室登门拜访,也向时任江西省水利厅周景山厅长写信请求帮忙,愿望只有一个,能早日调到水利部门工作,实现我的“水利梦”。

一九九二年,组织上考虑了我所学的专业,任命我为新余市水利局副局长,让我真正走上了治水的岗位。一待八年,担任过新余刘家水电厂建设总指挥,负责过全市大中型水库除险加固,指挥过袁河南联圩防洪抢险,分管过袁恵渠灌区节水改造。八年时间,我见证了治水让江河安澜,见证了治水让百姓安居,见证了治水保农业丰收,见证了治水为人类造福。随着治水经历越来越长,我对水的认识越来越深,水利情结越来越浓。

二000年八月,市委调我到组织部门任职,亲人们高兴,同事们祝贺,但我内心情有不舍。所以,当年十月份,得知省委要公开选拔一名水利厅副厅长时,我毫不犹豫报名参加并竞选成功,且在十二月初走马上任,以至于成为当时省内历史上任期最短的“组织部长”。

水利厅,治水范围更广、舞台更大,我这个三次离开水又三次回到水且一心想圆水利梦的农家娃,更加珍惜这个岗位,一干就是二十年。二十年来,全省万座水库的库区枢纽留过身影;万里堤防的堤身堤脚踏过足迹;千万亩农田的沟沟渠渠洒过汗水;千万户农民的安全饮水有过作为;二十年来,心无旁骛,倾心专注,从没想过要调岗位、变单位,从没提过要下地市、换厅局;二十年来,对水的认识由表及里,由浅到深,从视为一种简单的液体,变成一个有情感有灵魂的生命,真正了解了水“遇到阻碍,迂回百转,继续前进,以曲求全,直至成功”的坚韧习性,真正理解了水“不居高,不择流,利万物而不争”的高尚品德。

二0一九年十一月,省人民政府下文免去了我水利厅副厅长职务,十二月,省委组织部下文退休,等待的也就是办理退休手续。

有人说,水利人最辛苦,搞水利的人脑子是进了“水”的。此话不假,真正水利人脑子就应该装满“水”,水库、水渠、水电站,水资源、水环境、水生态,水流、水量、水位,水……,脑中不装“水”,工作中就干不好水;有人说,水利人心灵最美,此话真实。老子曰:“上善若水”。 水利人始终把水作为为人处世的最高准则,建宏大工程,过简朴生活。始终效法水的品行来为人处事,“忠诚、干净、担当,科学、求实、创新”是水利人的追求,通过不断修炼,不断升华,从而不断净化自己的心灵;有人说,水利人最有智慧,此话有理。孔子曾经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只有有智慧的人,才能了解到水柔静不躁的真意,才能体会到水谦卑不争的本质,才能懂得水奉献不止的深刻。我们每位水利人,都是一位真正的智者。

我生在水边,长在水边,学水专业,干水利活,退在水利部门……回顾60年人生经历,一路与水同行,结下不解之缘,好像冥冥之中真有天意,注定我这条龙就应该与水同在,在水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60年弹指一挥间。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此生足矣。我亲爱的同事们,期待着换个场合再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