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漩塘去

发布日期:2017-11-07 16:46 作者:张 麟 字号:[] [] []


   漩塘村因漩塘而得名,这小小的村落,静静地躲藏于莲花峰底,无论从哪一端进入,都充满了庄严与神秘。

客至入口,弃车而行,至此青山为屏,一个七峰回环的山谷映入眼帘,一路上流水飞花,溪河相伴,绿树掩映,山路蜿蜒,几个知己走走停停,或谈新,或叙旧,加上刚才在外面路边上的小酒馆吃了些酒,恍惚间那山形,那水韵,那绿柳红花,那泥土的气息和炊烟的味道,似乎在哪里遇过。可又是在哪里遇过呢?却也模糊得很,倒是吃酒最多的那一个朗朗吟出声来:“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

于是大家才都想起这青山,这碧水,这田园,这风光,的确是在书里见过的,它本是一千多年前陶渊明笔下的梦幻之旅,不曾想如今在龙宫漩塘景区却凸现得如此逼真。然而又似乎有些不一样,正期待着“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的胜景时,迎面却来了一口池塘,这个足球场一般大小的水塘呈圆形,岸边田野青葱,绿柳随风,塘里靠岸的一圈空旷澄明,中心一带却浮着翠绿的浮萍。而这浮萍似乎也与外面无异,初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可就是这一个塘,世人却叫它漩塘,而你原本也就是为了看这一口塘才来的。

塘边倒也闲适,山影倒映在水塘里,层层叠叠依稀呈七瓣莲花;和风拂过水面,浮萍们却似乎不为所动;一个孩子赶着一群鸭子从塘边走过,鸭子们欲下到塘里去,却被孩子制止了,正要相问,他却已赶着鸭子到远处的水田里去了。塘边的青石板倒是安稳的,它们已经在风雨中不知守候了多少时日。可这份执着换来的却是你的不屑,坐不上两分钟就站起来,觉得一口塘实在不值得老远来看,有种上当的感觉。然而当你吵嚷着要离去时,身后却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漩塘的旋转,只有心静的人才能洞穿它的秘密!

你折身去看,近旁的柳影里独坐着一位老人,他面朝池塘,凝神端详,一双青筋突暴的手庄严地握着一根荆棘的拐杖。你有些糊涂,你觉得如果老人是刚来的,你又没有看见他来,可如果认为他原本就坐在这里,你刚才却又没有看见。然而无论如何有一点,你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心不静,你重新坐下来,学着老人守固池塘,起初倒也一无所获,可渐渐地却看出了路数,秘密都藏在那些浮萍上,原来它们并不是一盘散沙,它们的排列是有规律的,一片一片被裹胁在一个神秘的轨道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尤如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行进在一个永不停息的巨型漏斗里。

你有些害怕,不知怎么就记起了老家洼地里那个险恶的消水坑,你知道有些东西将一去不回,比如曾经的青春、过往的爱情、欲罢不能的七情六欲,以及这世上所有的光阴,也许都被卷到这隧道里去。更为无可挽回的是,你以后的日子、以后的春夏秋冬、以后的酸甜苦辣以及所有老去的人们,也都将通通被卷入,无影无踪!

你赶紧站了起来,阳光也还明晰,和风也还温馨,世界也还是一个清亮亮的世界,有汉子从门洞里牵牛出来,啵啵嘞嘞的,也还阳刚。可你还是觉得一切都太玄,你得去找一点可靠的东西。在门洞里,你与牵牛的汉子擦肩而过,他扑面而来的生气以及门洞那边热闹的街市,才又使你缓过神来。

小小的街市其实也就一个晒坝,村人们集中在这里做点小生意,画蜡染的,雕面具的,卖烧包谷的,卖洋芋片的,卖烤肉串的,卖凉粉卖臭豆腐的,卖针头线脑和卖香蜡纸烛的,零乱而世俗。你吃了一碗红油米粉,买了一个火烧包谷,包谷滚烫,卖包谷的女人用刚刚扯下来的青绿的包谷壳替你包好,你便像一条漏网之鱼,慢慢游荡在这个只有百余户人家的村寨。

村寨真的很小,穿过它就像穿过一张薄薄的纸,手里的包谷才吃了不到一半,就来到了村外。回头去看,绿树掩映中门庭半掩,一两户人家的窗壳上还贴有残红的对子,其中一对写的似乎是“逢人一笑三分喜,凡事无心祸自消”,你一边吃着一边默念,突然觉得做人的切实与可爱,需要一点智慧,一点退让,一点温情,一点狡猾,以及一点忧伤。然而即便是忧伤,也还是短暂得很。你刚好走过了漩塘,你也就洞穿了生命的秘密,你晓得这人世上有一个看不见的消水坑,到头来一切有形有象或是无形无象的东西,都将归结到那里头去,别无选择。

然而也或许还有别的希望吧?石桥下的溪水里有一群戏水的孩子,其中一个六七岁的女童一丝不挂,灵动得象一尾鱼,那珠圆玉润的肌肤、独步江湖的气度以及光彩照人的天真无邪,使她看起来有一种不容侵犯的神性。她在水里游着,你在岸上走着,你不知道她会引你去哪里。倒不只是她古灵精怪,而是这溪水也奇异得很,蓬蒿深处,咫尺之内,竟然暗渡陈仓地呈现出两条流程相背的河流,使你疑心是不是门洞那头的漩塘之水,打村庄底下穿过,摇身一变,又回到这人世上来?

然而你也来不及去想了,突然眼前一暗,千竿翠竹拦路而立,空气随之清新,阳光随之妩媚,竹林深处声声蝉唱犹如天籁。可你却不敢冒然进入,你小心翼翼地打量这方天地,因为阳光的缘故,光线从一片片竹叶上筛落下来,竹林就成了一间浅黄而透明的玻璃屋,人一旦闯入,一片竹叶便是一只慧眼,一缕阳光便是一缕X射线,五脏六腑立即就会被透视得一览无余。而你对于自己的心灵,到底也没有多少把握,毕竟它并非纤尘不染、完美无缺。

竹林尽头的半山上有梵音传来。你赶紧离开这魔法的竹林,沿山径蜿蜒而上,穿林打叶去寻。

赵朴初你大抵是听说过的,你本来对于即将要去殿堂一无所知,但前方崖壁上“观音洞”三个暗红色的大字,据说便是他的手笔。这位一代宗师,他所首肯的神邸,大约是不同凡响的吧?果然路至山腰,石门洞开,你一抬脚,不经意就走进了一座佛堂。这个巧夺天工的天然溶洞总面积有2万多平方米,神奇的是在观音大殿的主殿上,立着一个高达12.6米的钟乳石天然观音神像,上百年来受着人间香火的供奉。

洞中的温度比外面略低,烟雾缭绕中你突然有点目眩。你听说过2004年夏天百名高僧在这里讲经论道的轶闻,然而说来说去的,据说也还是一个如何解开心灵的秘密的悬案。可这也太深奥了些,你走不了那么远,你如今翻山越岭的来,只想求取一颗宁静安稳的心,使它再回到尘世里去的时候,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悲欢离合与荣辱浮沉,都能够不再被诱惑和惊吓。

然而这似乎不容易,有人焚了香跪在蒲团上,倒身下拜,你却又觉得有些荒唐。莲花宝座上的观世音菩萨没心没肺地笑着,这尊冰冷的哑石头,她真的能够点化世人,普渡众生?说实话你并不十分相信。可在这洞穴中,于袅袅上升的云烟里,你的身体却也似乎变得轻盈起来,一时间鼓锣齐鸣,鲜花盛开。你知道这就是天堂,你渴望那瓶中的圣水能够洒落在你身上。可你却被人推了一把,身后的香客看你发呆,催促你排好队。你懊恼地睁开眼睛来,一切又都回复成了实实在在的殿堂。

你走出了队伍,回头去看身后的香客,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于是你离开了这座热闹的殿堂,出来坐在山石上,看山下那个小小的村庄,似乎悟出了一点什么。这短短的一段旅程,从漩塘到村庄,再到这山上的洞中佛堂,骚动不安的永远是外来的客,而永远淡定从容的,却是漩塘的男女老少。

太阳落下去了,你知道山背后是群芳谷,那里有许多名贵药材和奇花异草。然而你似乎已经厌倦了寻访,你仍然坐在山石上,凝神打量那个粉墙玄瓦的村落,在向晚柔黄的光线里,透过那片清雅的竹林看过去,它越发显得静谧而安详。你突然充满了向往,你憧憬自己在这村落里也有一间农舍,炊烟袅袅,门庭半掩,一头看漩塘静转,一头听佛堂暮鼓,三界飞花,流水轮回,清风明月中自在逍遥。

谁说不是呢?其实天堂也罢,地狱也罢,全在人的心里,只要闭上眼睛,心无杂念,你便无所不能,无处不在。那瞎眼的老者,未必不是地府的掌柜,那裸泳的女童,未必不是天上的观音。地狱不远,天堂也不远,人生便在当中,至于路最终如何走,全凭你自己选择。